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国债市场多维布局“期现联动”研究启动

作者:冯昭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5 16:33:59

摘要:债券期货、现货市场对外开放进程提速。

国债市场多维布局“期现联动”研究启动

本报实习记者 冯昭 北京报道

债券期货、现货市场对外开放进程提速。

随着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债券市场互联互通的开启,利率市场化进程加速,利率风险管理需求日益凸显,国债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但如何建立行之有效的国债期货、现货联动机制尚需系统性研究。在此背景下,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和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联合启动《国债期货和现货联动问题》课题研究,对“期现联动”现象及运行模式进行系统性分析。

“国债现货为期货设定了锚,国债期货为现货保驾护航。”该课题发布人、中央结算公司统计监测部尹昱乔比喻说。

期货现货同涨同跌

目前,我国国债市场已经形成包括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在内的现货市场,以及国债期货共同组成的国债市场体系。其中,一级市场主要负责政府筹资,二级市场具有定向交易以及货币政策实施等功能,期货市场则主要提供现货管理、价格发现等功能。

从现货市场来看,国债发行量稳步上升,从2003 年8 千亿元增长到2016年3万亿元。

“国债期货和现货之间,可以通过一些内在机制产生联动效应。”尹昱乔说,“比如国债期货的交割机制,就是直接把国债现货和国债期货直接连接起来,也包括投资者在期货、现货市场的跨市场套利行为,这种套利行为可以使两个市场的价格进行收敛,使两个市场的价格具有相似的走势,所以经常可以看到同涨同跌的现象。”

课题组认为,“期现联动”运行特征主要体现在价格联动、波动性联动和流动性联动三个方面。

价格联动方面,国债期货与现货收益率联动较强,可以相互促进价格发现,期货价格与现货价格相互影响;波动性联动方面,国债期货的推出起到了平稳国债现货市场价格波动的作用,期货和现货市场存在双向价格波动溢出效应;流动性联动方面,期货市场交易量与现货市场收益率和波动率存在关联体现,期货成交量对现货成交量的影响要快于现货成交量对期货成交量的影响,国债期货套保交易量对国债现货价格波动呈现正向反应。

“期现联动是多层次国债市场发展的重要方面。”尹昱乔说,“一是有利于形成功能完备、结构优化、参与基础广泛的多层次国债市场体系;二是有利于完善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形成和应用;三是有利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四是有利于促进国际治理中的境内话语权;五是有利于培育机构投资者、夯实金融机构微观运营基础;六是有利于有效监管市场、防范和处置金融风险。”

长中短期全面布局

我国国债期货自2013年重新启动以来,先后推出5年期和10年期两个期货品种,成交量和持仓量平稳增长。

“与国际发达市场相比,我国国债期货还有很大发展空间,更多期限的国债期货品种有待推出,成交规模和国债现货存量比值、与GDP的比值都远低于发达市场,国债期货市场的开放不可或缺。”尹昱乔说,“首先,应当积极有序扩大国债现货市场。其次,应该扩大国债期货境外参与者范围,先采取风险可控的额度管理方式,对境外参与机构进行试点,再进一步对境外主权财富基金、国际金融组织等开放,在市场制度健全确保市场安全的前提下择机全面放开。”

课题组认为,落实国债期现联动应从创新、风控、开放和基础设施合作等方面着手。

在品种创新方面,一是推动国债发行创新,近期适度增加发行频率,中期逐步实现发行要素标准化;二是推动国债衍生品创新,扩大国债收益率曲线在国债期货中的应用。

在担保品创新方面,一是提高国债冲抵国债期货保证金的折扣率;二是采用估值计量提升国债现货使用效率;三是试点交叉保证金制度,进一步节约投资组合的资金成本,有效提高国债二级市场流动性。

在风控策略方面,一是加强流动性风险管控,通过建立和完善中央债券借贷机制、国债市场做市支持机制、国债期货市场做市商制度,采取防范“多逼空”风险的相关措施,以及借鉴英美国家滚动交割流程,进一步加强流动性风险管控;二是加强价格风险联动管控,从开展波动率指数及其衍生品相关研究、防止价格操纵、正确认识和应对市场联合杀跌问题等方面入手,加强价格风险防控,防范价格风险;三是加强信用风险联动管控,发展动态保证金制度,对套期保值、套利交易实行差额保证金制度;四是加强跨市场策略风险管控,进一步构建国债期现货联合风险管控机制,构建跨市场联合风险管控机制,保障市场的平稳有序发展。

那么,国债期货对外开放有没有具体的时间表?何时才能对境外机构全面放开境内国债期货市场?

“中金所非常希望这个产品能够对外开放,但是肯定会比较慎重。我们结合现货市场开放情况也在积极和有关部门协调沟通,是不是允许已经有国债现券业务的机构来做。”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债券部副总监王玮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但是这只是一个设想,还没有排上严格的日程中。”

“目前市场上已经有五年和十年期国债期货,中长期限已经布好了产品。”王玮说,“但是短期产品也要有,我们和财政部、人民银行、银监会也在协商,想推出两年期的产品品种。”

编辑:刘春燕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