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历任美国总统皆绕行,特朗普为什么要碰耶路撒冷这个“雷”?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7 14:51:07

摘要:特朗普此举无疑会在穆斯林中间激起激烈的反弹,恐怖活动和针对美国的袭击会增多;以色列的行为会更加激进,巴以关系会进一步恶化,这些都是可以预见的。

历任美国总统皆绕行,特朗普为什么要碰耶路撒冷这个“雷”?

12月6日,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

赵灵敏

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特朗普声称这一决定是“对现实的承认”,符合美国利益,美国将继续致力于推动巴以和谈进程,并支持由巴以双方认可的“两国方案”。1天前,特朗普已经分别与巴勒斯坦、约旦、沙特阿拉伯、埃及等国领导人通电话,通报了美国的这一决定,而这些领导人无一例外向特朗普警告了此举的危险性,和在中东导致混乱和暴力升级的前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更指称耶路撒冷是所有穆斯林的红线,特朗普的举动将激起整个穆斯林世界的群起反抗,土耳其也可能会中断和以色列的邦交。

三大宗教的圣城

耶路撒冷地位问题之所以如此敏感,是因为它牵动着这一地区三大宗教的心,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都将耶路撒冷视为圣地。犹太教的哭墙和圣殿山,基督徒的圣墓教堂和苦路,穆斯林的圆顶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在这里并立,牵一发而动全身。

自公元前10世纪所罗门王时代起,耶路撒冷就一直是犹太教信仰的中心和最神圣的城市,犹太人在这里陆续建起第一和第二圣殿,后因为战乱被毁,著名的“哭墙”就是第二圣殿护墙的一段,也是仅存的遗址。基督徒也相当重视耶路撒冷,因为根据《圣经》记载,这里是耶稣受难、埋葬、复活、升天的地点。传说耶稣死后3天从墓中复活,40天后升天。公元335年,古罗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的母亲希拉娜太后巡游到耶路撒冷,在耶稣的墓地上修建了一座复活教堂,又称圣墓教堂。

伊斯兰教的历史也和耶路撒冷息息相关。公元7世纪初,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在阿拉伯半岛传教,在麦加城受到当地贵族的反对。传说一天夜里,他从梦中被唤醒,乘着由天使送来的一匹有女人头的银灰色牝马,从麦加来到耶路撒冷,在这里踩在一块圣石上,飞上九重天,受到上天启示后,当夜又返回麦加城。这就是伊斯兰教中有名的“夜行和登宵”,是伊斯兰教的重要教义之一。由于这夜游神话,耶路撒冷也就成了伊斯兰教仅次于麦加、麦地纳的第三大圣地。在穆罕默德之后,穆斯林在四大哈里发的率领下开始了横扫欧亚非三大洲的历程,在公元638年攻占了耶路撒冷。687年到691年,伍麦叶王朝的哈里发阿卜杜勒·马利克在穆罕默德登天的地方建起了圆顶清真寺。

巴以为此争斗半个多世纪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避免刺激各宗教的神经,二战后联合国通过的巴以分治协议规定耶路撒冷交给联合国托管,也就是国际社会共同管辖。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后,耶路撒冷西部被新成立的以色列国占领,东耶路撒冷被外约旦(今约旦)占领。1967年,以色列在第三次中东战争后吞并东耶路撒冷,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以色列“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巴勒斯坦一方则坚持把东耶路撒冷作为独立的巴勒斯坦国首都。时至今日,以色列一直对耶路撒冷进行着实际占领和管制。

1980年以色列国会决定通过“耶路撒冷基本法”,宣告一个完整和统一的耶路撒冷将永远是以色列国的首都。随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478号决议,对此不予承认,并呼吁联合国会员国从耶路撒冷撤出外交使团。此后,没有一个国家在耶路撒冷设大使馆,各国使馆都在特拉维夫。

而从以色列1948年建国至今,尽管美国和以色列的特殊关系众所周知,但历任美国总统均未承认过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美国政府长期以来的立场与国际社会相似,认为耶路撒冷问题是巴以问题的一部分,须由巴以谈判解决。美国国会1995年在亲以色列势力的推动下,通过了“耶路撒冷使馆法案”,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要求政府把大使馆迁移到那里,但允许总统出于国家安全利益考虑推迟迁馆,每半年向国会通报一次。从克林顿以来的历任美国总统都同意推迟。今年6月,特朗普也签署了推迟迁馆的文件,到12月4日这一文件到期,按照常规,特朗普应该继续签署,但他却以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启动迁馆进程作为回应。

特朗普敢于触碰历任美国总统不愿触碰的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禁区,最主要的推动力还是美国国内政治因素。奥巴马应该是近年来最反以色列的美国总统,在他任内,美以龃龉不断,甚至发生了以色列总理到访华盛顿不见美国总统的罕见现象。特朗普在大选阶段就对以色列及其总理内塔尼亚胡赞赏有加,并保证当选后将把美国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此举得到了很多美国犹太人和基督徒福音派的支持。在赢得选举之后,面对联合国谴责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修筑犹太人定居点的2234号决议案,特朗普高呼“以色列挺住”,“我就要上任了”。今年5月,特朗普成为第一位到访“哭墙”的美国现任总统。

上任近一年来,特朗普在外交上的建树不多;“通俄门”调查则步步紧逼,日益接近弗林、马纳福特等特朗普核心圈子;此前进行的两场州长补选,也均以民主党的胜利而告终。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希望通过兑现关键竞选承诺,玩一个大的,为第一年的内政外交成绩单增色,也安抚保守派选民和亲以色列势力,为明年的中期选举和未来竞选连任积累资本。

特朗普此举无疑会在穆斯林中间激起激烈的反弹,恐怖活动和针对美国的袭击会增多;以色列的行为会更加激进,巴以关系会进一步恶化,这些都是可以预见的。但今日的中东伊斯兰世界,其混乱和四分五裂的状况前所未有,传统的核心国家埃及自顾不暇,沙特忙着和伊朗争夺地区主动权,也门内战还在持续。在这种情况下,伊斯兰世界团结起来对特朗普的表态做出有力的回应,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