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当期盈余过千亿省份减至9个 养老金全国统筹进入快车道

作者:王晓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8 21:06:22

摘要:近日,人社部发布了《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内容显示,2016年我国社会保险制度运行总体平稳,五项社会保险参保人数均比上年有所增长,基金收支规模进一步扩大,各项社会保险待遇水平普遍提高,社会保险经办管理服务能力不断增强。

当期盈余过千亿省份减至9个 养老金全国统筹进入快车道

本报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距离2018年还有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已是时不我待。

近日,人社部发布了《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下称《报告》),内容显示,2016年我国社会保险制度运行总体平稳,五项社会保险参保人数均比上年有所增长,基金收支规模进一步扩大,各项社会保险待遇水平普遍提高,社会保险经办管理服务能力不断增强。

其中,在基金收支方面,《报告》显示,基金收支总体运行平稳。2016年,我国五项社会保险基金总收入为5.36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4.1%;总支出4.69万亿元,比上年增长20.3%;基金累计结余为6.64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1.5%。

“从数据看,虽然社保基金累计结余规模在不断增大,但是总收入同比增长的速度依然明显慢于总支出的增长比例,甚至有的省份的养老金结余已经花完了,比如,黑龙江。”12月7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论坛核心成员董登新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部分地区养老基金当期缺口较大,再加上收不抵支地区数量的增加,企业养老金地区不平衡的问题越发明显,急需清理规范养老保险缴费政策,统一社保费征缴主体等配套改革,为全国统筹创造条件。

考虑到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难以一步到位,2018年将启动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中央调剂制度。

可支付月数不足地区有所增加

单从企业养老金的结余情况来看,2016年企业养老基金累计结余达36970亿元,比上年增长2855亿元,增幅为8.4%。其中,广东一省就以7258亿元的累计结余占总累计结余的近两成。除此之外,北京、江苏、浙江、山东、四川、上海、山西、安徽等8个地区2016年企业养老基金的累计结余也纷纷过了千亿,大部分企业养老基金累计结余都集中在这几个地区。

“相比2015年,企业养老基金累计结余过千亿的地区少了一个,减少的省份就是辽宁。”董登新表示,2015年,辽宁省的结余是1183亿,2016年的结余只有929亿。

据记者了解,辽宁不光结余跌破千亿,还同时出现在2016年收不抵支的名单之列,同时在列的还有黑龙江、河北、吉林、内蒙古、湖北、青海等6个地区。

“2015年,企业养老基金当期收不抵支的地区有6个省,2016年是7个,多了湖北和内蒙古,去年当期收不抵支的陕西已由缺口转为盈余。从当期收支缺口的排序来看,2016年前四位的排序和2015年是相同的,第一大缺口的省份仍然是黑龙江,第二大省份是辽宁,第三大省份是河北,第四大省份则是吉林,这四个省份的当期收支缺口占全国总量的绝大部分。”董登新分析,养老金当期收支缺口省份的增加、规模的增大,主要原因就是,前期快速扩面带来的缴费快速增长阶段已基本过去,现在的扩面就是一块硬骨头,新增缴费人数大大放缓,当期收入的增速也放缓,但是反过来看,养老金支付的增长速度却比较快,最终就会出现一些省份当期的收入小于当期收支的情况,当年的收支缺口也就出现了。

另外,部分地区可支付月数的缩短,也是当期收支缺口的省份增加、规模增大的原因之一。

据记者了解,有四个省份的养老金可支付月数不足半年,首先是黑龙江,累计结余已穿底,“负债”232亿元,其次是青海、新疆建设兵团和吉林。另外,还有7个省份的养老金结余支付不足十个月,包括海南、湖北、内蒙古、陕西、河北、辽宁和天津。

董登新分析,可支付月数的缩短主要原因是这些省份缴费的增长大幅放缓,而养老金支付的增长速度却在大幅提高,尤其是参保人当中的退休人数增长比较快,或者原来的包袱本来就比较重,比如东三省,大量国企的老员工作为转制成本都留给了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所以,这几个地区平衡的压力相对较大。

除此之外,2016年当期收支出现盈余的前四个省份的排序差异不大,地区略有变化。

“2015年当期收支盈余的前四名分别是广东、北京、浙江和江苏。2016年的前四名为广东、北京、上海和江苏。也就是说,浙江的位置已被上海所取代,排序降为第五位。”董登新称。

全国统筹有利于区域公平性

通过分析可以看出,我国养老保险基金结余规模可观、具备较强的支撑能力,但依然存在着结余分布不均衡的结构性矛盾,为此,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再次被提上日程。

就此,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有关负责人在回应养老金运行情况时也曾坦言,当前,我国养老保险基金存在着分布不均衡的结构性矛盾,特别是在东北等老工业地区,缴费人员少、退休人员多、抚养负担重的情况比较突出,基金出现了当期收不抵支。比如,抚养比最高的广东为9∶1,而养老保险基金支付较为困难的黑龙江省抚养比仅为1.3∶1。

其实,抚养比的高低与当期收支的情况,跟目前的养老保险缴费政策有很紧密的关系。

就目前来看,我国全国费率不统一,有的地区高,有的地区低,甚至,广东、浙江等经济发达地区的养老保险缴费率比较低,越是中西部地区的缴费率越高,待遇计发项目及参数不同,有的地区项目多、参数大,有的地区项目少、参数小,这直接影响当地养老金的待遇水平和经济发展。

“有一次,我参加人社部的论坛,一位厅长的发言让我印象深刻,他说,由于劳动成本在增高,广西准备大量承接从广东转移过来的产业,但是,这些企业在从广东搬到广西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社保缴费率太高了,光是企业缴纳养老保险这一项,在广东的缴费费率是14%,广西却是20%,这高出的6个点怎么办?这对企业和当地都是实打实的冲击,所以,养老保险已不仅仅是养老保险的问题,它对整个不同区域之间的梯队生产力的转移、产业的转移都会产生影响。”12月初,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保险系主任郑伟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劳动力市场研究中心主办的“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困难、条件和措施研讨会”上表示,从区域公平性角度来说,我国目前这样的制度,在东中西部上有着比较明显的差异,越在东部发达地区,养老保险待遇越高,越在中西部地区养老保险待遇相对越低,为此,下一步应该抓紧推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这个很重要。

不过,郑伟同样表示,实行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不同区域之间不公平的现象很凸显,但是,全国统筹并不能完全解决我国养老保险长期可持续的问题,这还需要很多相关政策的共同推进。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