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真假混杂 共享办公空间“碰壁”

作者:锋刃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8 22:54:47

摘要: 曾一度堪比共享单车火热的共享办公空间,近期却突遭“寒流”。近日,北京市朝阳区、丰台区、海淀区工商行政管理分局已经暂停受理共享办公空间、孵化器等虚拟地址工商注册登记。“这并非才发生的现象,朝阳区工商部门早已启动这个规定。“优客工场创始人、董事长毛大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真假混杂 共享办公空间“碰壁”

本报记者 锋刃 北京报道

曾一度堪比共享单车火热的共享办公空间,近期却突遭“寒流”。近日,北京市朝阳区、丰台区、海淀区工商行政管理分局已经暂停受理共享办公空间、孵化器等虚拟地址工商注册登记。“这并非才发生的现象,朝阳区工商部门早已启动这个规定。“优客工场创始人、董事长毛大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近年,在全民创业的政策背景下,2015年共享办公空间开始流行,联合办公似乎正在成为一种风潮。各种共享办公空间及创业孵化器众多,不乏包含像SOHO中国(00410.HK)等上市公司。而就在各种共享办公空间加速扩张时,却突遭政策壁垒,壁垒的出现是否将会形成共享办公空间的变局?

真假共享空间

对于共享办公空间遭遇工商部门严管的局面,毛大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正规管理是件好事。此前,的确有一批并非是以做共享办公空间服务为主的机构,其实他们就是卖注册指标,也并不会在共享办公空间租赁任何办公场所。最初对共享办公空间存在管理边界不清的情况,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以企业社交服务和搭建线上平台为主营业务的,优客工场对提供注册服务一直与政府配合实行严格管理。

此前,毛大庆联合真格基金、红杉资本、清控科创、创新工场等投资机构,其想做的是O2O的创业办公与人脉社交平台,即以办公服务为基础,为入驻企业提供社区化服务。今年4月,优客工场与洪泰创新空间正式签署战略合并框架协议。据悉,扩大后的公司总体估值约90亿元人民币,这是中国共享办公领域迄今为止最大的一起合并交易。对于共享办公空间是否会遭遇变局的疑问,《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其表示正在开会并未进行解读。

据戴德梁行研究报告显示,联合办公空间、众创空间和新型孵化器目前在中国得以快速发展,是由于在“互联网+”时代,办公空间和办公模式正处于巨大的变革中,人们对传统写字楼的需求也在发生变化。此外,据好租网发布的《2016年度商办地产白皮书》显示,仅北京目前已有联合办公品牌数达99家,布局网点228家,办公工位达4.7万张;而在上海,已有的联合办公品牌数达96家,布局网点数192家,办公工位达3.2万张。

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曾表示,共享办公与其他共享行业不同,除共享办公地点外还会共享各种资源,目前中国的共享办公行业还处在婴儿期。目前,作为依托自持的SOHO物业,SOHO 3Q已成为北京、上海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拥有19个中心,出租率在85%左右。在潘石屹看来,目前SOHO 3Q管理模式已经成熟,将逐渐从一线城市向强二线城市扩展。SOHO 3Q不是要多建一个办公楼,而是把目前建好的、但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的办公楼做转换,转换成更灵活的空间,做成未来的市场需要的办公楼。对于新政未来是否会影响SOHO 3Q的疑问,至截稿前《华夏时报》记者并未收到公司相关负责人给予反馈及解读。

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共享办公空间并非只是提供办公空间。对于目前像SOHO3Q、优客工场此类正规大型的共享办公空间,其每家企业背后都有强大的专业运营团队。此外,目前共享办公空间行业正处于非常快的上升阶段,且应用性越来越广。但同样存在鱼龙混杂的状态,一种是以服务为主的正规共享办公;另一种则将其包装成“孵化器”的名义圈钱。

商业模式亟待多元

据科技部火炬中心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全国已建成各类众创空间4298家,其中科技部备案1337家。

今年9月,科技部火炬中心联合包括优客工场、洪泰空间、方糖小镇等共享办公类型众创空间联合发布《众创空间服务规范(试行)》和《众创空间(联合办公)服务标准》。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对于多数正规共享办公空间,其自身已参与到行业性服务标准,势必有章可循。

目前,共享办公空间模式被外界还有一种奇怪的形容,称为“二房东”。多数运营商并非是做“二房东”的心态,有业内人士表示,其行业确实存在这类问题,而多数联合办公空间运营模式过度依赖创业者租金。对于租金收入依赖使得共享办公空间对于空间的入驻率极为敏感,会将联合办公的共享模式带入一个困局之中。

据公开资料显示,优客工场目前的租金收入和非租金收入的比例是7:3;无界空间的租金收入和非租金收入的比例则是9:1。此外,有数据统计显示,只有空间的入驻率达到70%左右,共享办公空间才可以实现盈利。此前,针对部分共享办公空间的经营模式,方糖小镇联合创始人杨学涛曾表示:“按照我们的测算,公共区比例不超过三成、工位出租率达到70%以上的共享办公空间才能活下去。我看到有些众创空间,公共活动区非常空旷,又大又漂亮,我一直很困惑,他们怎么赚钱?”

高力国际华东区研究部董事陈铁东表示,社区平台的搭建提升品牌价值,让客户享受空间之外的溢价。孔雀机构等众创空间的倒闭被认为是行业的初次洗牌,服务单一、单纯靠租金收入的“二房东”模式意义不大。当下,众创空间的盈利模式仍是待解的重大命题。

对此,毛大庆则有不同的解读。毛大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每家共享办公盈利模式都不同,目前全世界共享办公有40多种模式。我们的线上业务非常活跃,已有4900多家创新型公司入驻,已在全国30多个城市布局,明年初将达150家连锁。

对于部分共享办公空间盈利模式单一的弊端,2016年确实出现过国内部分联合办公空间一度出现“关闭潮”。毛大庆曾坦言,租金是优客工场收入的主要来源,要想走出过于依赖租金收入的恐慌,就必须丰富自身的商业模式。某知名投资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分享经济是释放闲置资源,而共享经济则是投入新的资源提高一些效率。新资源本身是有成本的,且需要将新成本收回,才能谈盈利问题。像共享办公空间、共享单车等共享经济模式,只需要看“资产使用率及资产收益率“。而对于共享办公空间未来的预判,毛大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今年下半年情况看,很多大公司已经开始进入共享办公空间。未来,物理空间加之线上2B的服务,共享办公空间的“蓝海”市场还未到来。

编辑:严晖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