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从众星捧月到避之不及 可转债降温跌入寒冬

作者:盛青红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15 21:15:08

摘要:自信用申购时代到来,可转债一度成为中小投资者的狂欢盛宴。9月,首只使用信用申购的雨虹转债,261.65万投资者参与申购打新,中签率低至0.0013187948%,比新股中签率还低,上市首日大涨20%。到水晶转债网上申购时,申购用户激增到704万户,一时达到顶峰。可是最近发行的蓝思转债却遭遇.

从众星捧月到避之不及  可转债降温跌入寒冬

本报记者 盛青红 广州报道

自9月8日管理层修订《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将可转债的资金申购改为了信用申购,可转债一时风光无限,一度成为打新股不中者的安慰剂。

自信用申购时代到来,可转债一度成为中小投资者的狂欢盛宴。9月,首只使用信用申购的雨虹转债,261.65万投资者参与申购打新,中签率低至0.0013187948%,比新股中签率还低,上市首日大涨20%。到水晶转债网上申购时,申购用户激增到704万户,一时达到顶峰。

可是最近发行的蓝思转债却遭遇了大股东和散户共同“弃购”的惨淡,主承销商国信证券不得不吞下6亿元的包销额度,申购用户降至126万,到众兴转债时,申购用户更是降到82万。

从众星捧月到避之不及,从上市大涨到屡屡破发,可转债到底发生了什么?

起高楼时 股东套利而去

自监管部门收紧上市公司定增之后,一些不符合增发股票融资的上市公司,就迅速调整融资方向,纷纷将目标转向可转债融资。再加上信用申购适时推出,具备到期后兑现收益或转换为上市公司股票特性的可转债一时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11月以来至12月中旬,市场就有21只可转债发行,而去年全年的发行数量才16只。截至目前,2017年年内37家公司发行可转债,融资额超过千亿元,另尚有150家公司公布可转债发行预案,等待证监会审核,预计融资金额3860亿元。

而在可转债起高楼的时候,部分上市公司股东借用可转债短期巨额套利,引发市场不满。

林洋转债11月13日上市,盘中最高涨幅34%。上市当日,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就减持219.852万张林洋转债,占发行总量的7.33%;14日再次减持80.148万张;11 月 17日至11月21日合计再减持300万张。根据林洋转债价格走势估计,按低位123元成交价计算,林洋转债股东减持可转债套利1.38亿元。

北京东方雨虹今年9月25日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雨虹转债1840 万张(共计18.4 亿元),其中控股股东李卫国及其一致行动人李兴国共计配售雨虹转债 5627631 张(共计5.63亿元),占本次发行总量的 30.5850%。

10月20日,雨虹转债上市当天大涨20%。10月24日东方雨虹公告称,10月20日至10月23日,李卫国及李兴国合计减持雨虹转债184万张,占发行总量的10%。10月30日,东方雨虹再次公告称,10月24日至10月27日,李卫国再度减持雨虹转债184万张。已出售其所持有的雨虹转债合计184万张。

20-24日,雨虹转债最低价117.9元,24日-27日,雨虹转债最低价116.5元,即使全部按照成交日最低价计算,从10月18日缴款到28日减持完毕,短短十日,李卫国及李兴国就获利6330万元了出。

更早者,国泰君安可转债7月21日上市,而到7月24日,国资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就减持700万张,占发行总量的10%,减持均价118元左右。7月28日至8月4日期间,国资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再次减持700万张,减持均价在123元左右。合计下来,股东国资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两次减持国君转债获利2.87亿元。

嘉澳环保11月28日公告,控股股东顺昌投资已于上市首日违规减持了所有持仓的嘉澳转债,即在参与配售后上市当天,将持有占发行量44.65%的8260万元的转债全部卖出,成交金额9949万元,套利1689万元。股东的甩卖,导致嘉澳转债二级市场价格遭遇过山车,最终破发。

上市公司大股东迫不及待大量减持手中的可转债,在短期内巨额套利,引发投资者强烈不满,二级市场可转债价格屡屡破发也是投资者最直接的反应。

本来监管层在设计可转债时,考虑到股东权益被稀释,所以大幅比例配售可转债,可是到最后却成为部分股东巨额套利的工具。

可转债还可以买吗?

除了大股东短期内巨额套利引发投资者用脚投票,可转债近期还遭受股票下行和债券市场无风险收益率上行双重挤压,后市可转债还值得买吗?

“我们对比了之前可转债底部的情况(分别为 2008 年,2011 年,2013 年),目前距离过往的绝对底部仍然有小幅的空间,但是相差并不远。值得说明的是,近期可转债下跌到底部的原因和前几次还是有所区别。本次下跌主要还是因为利率上行和供需失衡造成的。目前利率市场趋向于稳定,从需求角度来说,需求永远是和价格相关的,无非是节奏快慢的问题。”天风证券分析师孙彬彬分析称,当然,仍然有一点需要担心,就是未来信用利差有可能走阔,那样的话会将债底拉低。

根据天风证券的估算,明年1月份上市转债规模不大,再加上近期转债频频破面, 目前转债整体估值确实有一定的博弈机会。但是趋势性机会可能出现在明年3月份之后。“一是转债发行规模高峰已过;二是受年报补充以及利润分配的影响,转债发行放缓;三是可转债各项产品以及需求可能会在 3 月份有所体现。”孙彬彬预估道。

“可转债的频频破发,可能是未来逐步见底的一个信号。”华东某公募基金经理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上行的空间不是特别大,债券市场再出现今年这么惨烈的情况概率很低。

编辑:刘春燕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