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高利贷公司入股农信社? 汕头商人贷款遭“黑白双杀”

作者:吕方锐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15 21:18:39

摘要:融业担保拿钟明贤的名下公司和个人财产做抵押,成功从潮阳农信社贷出1.3亿,融业担保却占用了大部分资金,最后钟明贤仅拿到2200万。但钟明贤却需要偿还潮阳农信社全部1.3亿的贷款本息,还需要向融业担保支付高息。

高利贷公司入股农信社? 汕头商人贷款遭“黑白双杀”

本报记者 吕方锐 汕头报道

为建设汕头市潮南区重点项目的美莱顺内衣城,港商钟明贤找到了广东融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融业担保”)进行借款。融业担保主动提出,帮她从汕头市潮阳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称“潮阳农信社”)贷款。

融业担保拿钟明贤的名下公司和个人财产做抵押,成功从潮阳农信社贷出1.3亿,融业担保却占用了大部分资金,最后钟明贤仅拿到2200万。但钟明贤却需要偿还潮阳农信社全部1.3亿的贷款本息,还需要向融业担保支付高息。

此事意味深长之处还在于,银行贷款与高利贷之间,或许仅仅是一线之隔。《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融业担保老板吴旭东,同时是潮阳农信社股东;融业担保的股东林某,和潮阳农信社法定代表人的弟弟在合开公司。最后钟明贤约6亿资产遭到潮阳农信社1.8亿贱卖,而买家又与潮阳农信社有关联。

融业担保的“硬关系”

钟明贤经营生意多年,之前也与融业担保的老板吴旭东有过多笔资金往来。时至2011年,她欠吴旭东的3000多万已经产生了2000多万利息,共计5600万没有还清。当时美莱顺内衣城临近封顶,尚有1000多万资金缺口。钟明贤找到融业担保,希望能填补这一缺口。她认为,只要内衣城竣工,招商工作开展后,资金就能迅速回笼。

融业担保则表示,在潮阳农信社有过硬关系,可以帮钟明贤在潮阳农信社贷款。

2011年,融业担保与钟明贤名下两家公司签订了《委托融资借款合同》,约定美莱顺内衣城委托融业担保向潮阳农信社贷款,钟明贤名下另一家公司提供名下财产(3块土地、5处房产)作为抵押。贷款金额为9000万。

虽然这笔钱来自潮阳农信社,但融业担保仍要以“资金占用费”为名收取利息。其中4550万,每月“资金占用费”是1.5%,另外4450万的“资金占用费”是2%。

之后融业担保提出,将贷款金额提高至1.3亿,多出的4000万由融业担保自己提供抵押物,并负担利息和还款,钟明贤仍可获得9000万使用。

不同之处在于,融业担保要求钟明贤方面首先按照1%的月息支付三个月的资金占用费。融业担保还要另外收取每月0.8%的“融资担保费用”,按18个月计算,分2次收取,钟明贤方面需要首先缴纳9个月的“融资担保费用”。

融业担保还要求,钟明贤方面拿到的9000万贷款,需要扣除之前双方的借款和利息共约6800万。就这样,1.3亿贷款最终到了钟明贤手中仅剩2200万。

钟明贤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上述操作的办法是,融业担保私刻了钟明贤个人和名下公司的印章,借此以公司和钟明贤个人名义开立了银行账户,接收贷款。钟明贤方面使用贷款,需要与融业担保另行签订借款协议。

融业担保的“硬关系”体现在,当时潮阳农信社的资本净额不过4.4亿,在融业担保的操作下,以美莱顺一家公司的名义就贷出了1.3亿。

对此,广东省农信社曾专门出具了贷款报备反馈意见。意见中明确表示,单户贷款占到了潮阳农信社资本净额的29.3%,不符合银监部门规定。

这份反馈意见是当年9月20日出具,6天之后,潮阳农信社仍然与美莱顺签订了借款合同。

抵押疑造假,资产疑贱卖

借款合同签订后的前18个月,钟明贤方面和融业担保相安无事,美莱顺内衣城也顺利完工并招商。但之后,融业担保又与钟明贤方面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推翻了之前4000万的自用承诺。

协议称,4000万已经全部用于钟明贤方面,用途包括偿还钟明贤方面与融业担保的借款利息,垫付9000万农信社贷款的利息和“资金占用费”,钟明贤方面应付的“担保费”、“代理费”等。

因此,融业担保要求上述4000万的还款还息及抵押,全部由钟明贤方面负责。

由于此前向潮阳农信社贷款,全部由融业担保一手操办,钟明贤方面表示并不知情。后来通过广东天正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钟明贤方面发现,融业担保涉嫌使用伪造的公司印章,擅自向农信社抵押了钟明贤方面的多处财产。

2013年,融业担保提出入股钟明贤名下公司,遭到了拒绝。当年4月,融业担保停止向潮阳农信社偿还贷款利息(此前利息款都是由融业担保控制的贷款账户偿还),潮阳农信社将钟明贤方面告上法庭,并查封了钟明贤方面所有资产。

按照2011年融业担保委托评估公司对美莱顺内衣城的评估,当时美莱顺内衣城尚未建成,估值已达到3.04亿。到了2015年拍卖时,法院委托评估公司对已建成的美莱顺内衣城估值仅2.5亿元。4年间建设完成且土地升值,估值反而少了数千万。更加费解的是,美莱顺内衣城在拍卖中遭遇3次流拍,最终在2016年仅以1.8亿的价格卖给汕头市胜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胜腾公司”)。

钟明贤表示,1.8亿甚至不足以偿还潮阳农信社1.3亿贷款及利息。

2015年钟明贤方面委托评估公司对美莱顺内衣城的估值为4.8亿。据此标准,算上土地升值,2016年其估值或超过6亿。

农信社,多角色

潮阳农信社在这笔贷款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天眼查信息显示,融业担保的老板吴旭东,名下还有一家汕头市融合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融合投资”),该公司赫然出现在潮阳农信社的股东中。融合投资在潮阳农信社的占股比例不高,为0.26%,但融业担保、融合投资与潮阳农信社的关系又不止于此。

潮阳农信社的法定代表人是肖希宁,肖希宁的弟弟名叫肖希武。天眼查显示,融业担保的股东林某,与肖希武合办了汕头市元盛贸易有限公司。林某同时是潮阳农信社股东融合投资的龙湖分公司负责人,只不过近年融合投资龙湖分公司已经工商注销。

《华夏时报》记者调查还发现,胜腾公司仅有两名股东,注册资本金1000万,一位股东认缴了900万,另一位股东认缴了100万,都没有实际出资。而早在胜腾公司参与拍卖前,两位股东已经分别将900万和100万股权,全部质押给了潮阳农信社。更加蹊跷的是,胜腾公司2016年2月才成立,4月就拍下了美莱顺内衣城。

为核实上述信息,记者找到了现任潮阳农信社主任的林某办公室。林某和多位农信社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钟明贤方面长久以来存在借款不还的行为,此次判决公正合法。对于融合投资是其股东的说法,林某表示,多年之前融合投资就不是农信社股东了,同时农信社股东多达两千多位,他们不可能一一认识。这一信息与天眼查显示的工商登记信息不符。

林某同时否认了胜腾公司与潮阳农信社的关系,称执行是法院的事,他们并不认识胜腾公司。而融业担保是钟明贤方面找来做担保的,他们并不认识,只是与其签订了担保合同。但潮阳农信社方面并未提供担保合同,也未提供书面材料证实相关口述情况。

汕头市银监局的史局长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各级部门对该事件都很重视,调查工作也在进行当中。潮阳农信社给银监局的说法是,钟明贤名下公司是一家“老赖”公司,贷款后无力偿还,导致资产被拍卖。记者提出,融业担保与潮阳农信社存在种种不同寻常的关系,以及胜腾公司和潮阳农信社存在的特殊关系时,史局长称他并不了解。他表示,针对记者反映的情况,各级银监机构必将进行详细调查,争取尽快解决相关问题。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6)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