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环保部“2+26”城市冬季供暖专项督查:环保工作绝不能“翻烧饼”、“拉抽屉”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18 10:37:29

摘要:针对目前社会上对于“煤改气”的部分质疑,环保部副部长翟青表示,从环保部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冬季供暖保障工作的专项督查结果看,目前大部分村民还是愿意进行“煤改气”的,虽然也有一些点上的、局部的问题,但不足以动摇环保工作的决心。环保工作绝不能“翻烧饼”、“拉抽屉”。

环保部“2+26”城市冬季供暖专项督查:环保工作绝不能“翻烧饼”、“拉抽屉”

本报记者 马维辉 聊城报道

“拆了大锅台就给我供气,以后叫我用(煤),我也不用了。”1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刘皋村,村民王丽如是说。

两个月前,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冬季清洁取暖办公室(下称“取暖办”)派人来到村里,在王丽家的厨房里安装了气采暖壁挂炉。但由于气源供应紧张,加之原来做饭的大锅台没有拆除,一旦生火容易引发安全事故,所以她家一直迟迟没有通气。

“有些村民不愿意拆除大锅台,因为村里的柴火有的是,村边转一圈,就能拾回一大把,一分钱不用花,蒸出来的馒头还特别好吃。”聊城正源天然气有限公司经理孙连民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但是这样又存在安全隐患,所以不砸锅台不能给通气。”

不过,当天然气真的通到家门口的时候,王丽终于下定决心要拆除大锅台了。她觉得还是天然气省事,“开开就不用管了”。烧煤不仅脏,还麻烦,半夜里得起来续个两三回的,两个煤球只能撑两小时。

针对目前社会上对于“煤改气”的部分质疑,环保部副部长翟青表示,从环保部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冬季供暖保障工作的专项督查结果看,目前大部分村民还是愿意进行“煤改气”的,虽然也有一些点上的、局部的问题,但不足以动摇环保工作的决心。环保工作绝不能“翻烧饼”、“拉抽屉”,目前的态势和措施都要坚定不移地坚持下去。

“以前想都没想过”

聊城市前军屯村的路边,写满了类似“群策群力共建美丽家园 同心同德打造清洁乡村”这样的标语,如今的乡村,不少村民已经意识到了环境保护的重要性。

跟王丽家类似,刘莉家的厨房屋顶有一段裸露的木质横梁,容易引发火灾,所以她家的天然气也迟迟没有开通。上周,刘莉的丈夫找了一块以前盖房子剩下来的铁皮,把厨房屋顶的木头包了起来,经过燃气公司验收合格,她家终于也开通了天然气。

“还是更愿意用气,干净、省事,也不用拉煤去了。用煤忒脏,又不环保,还不卫生。”刘莉说,“以前想都没想过,农村里也能用上这个气,那时候用煤也是没办法。”

距离前军屯村不远的后军屯村,聂玉贵家的壁挂炉也调试好了,水温被调到了45度,屋子里暖洋洋的。

很多村民担心,烧气会比烧煤更费钱。但在他看来,“花多花少是个人的事”,房子不大的话,一天也就十来块钱。

如果现在让村里恢复原来的烧煤取暖,大家能接受吗?聂玉贵表示,他自己肯定是不愿意了,就算不用天然气取暖,光是用天然气来做饭,也能比以前省事不少。

记者注意到,壁挂炉的旁边,他家厨房还安装了一台净水机。即使是在城市里,有些人家也没有安装净水机。聂玉贵表示,这个是他自己花了300块钱买的,现在农村生活水平提高了,大家对饮水质量也提高了要求。

相比传统的燃煤取暖,气代煤后,村民们摆脱了买煤、运煤、储煤、安装炉子、烧炉子等繁杂的劳动,避免了烟熏火燎、煤气中毒以及火灾隐患的威胁,提高了生活品质,而且对环境保护也有很大的好处。

按照取暖办的计算,如果按照市场价格,气代煤的这套取暖设施总成本约为11500元/户,其中开口费6000元/户(双开口,包括家用炊事用气、采暖炉用气),壁挂炉购置安装费3500元/套,散热片购置安装费2000元/户。政府补贴后,村民只需要承担2000元/户的费用,另外还有每户每年最高1000元的运行补贴,连续补贴3年。

烧气有补贴,而煤炭的价格则出现了上涨。王丽告诉记者,去年煤炭的价格是900元/吨,一冬天大约烧1吨半的煤,差不多要1500块钱。今年煤炭则涨到1700元/吨,要是烧煤,一冬天就得2000多块钱。

相比之下,天然气一天的用量大约10立方米,价格是2.1元/立方米,一天花费就是21元。采暖季按照100天计算,一冬天就是2100元,扣除1000元的运行补贴,比烧煤还便宜。

环保不能“翻烧饼”

不过,记者走访中也发现,确实有部分村民家中尚未进行“煤改气”。

在刘皋村,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家里就没有安装壁挂炉。她说,“煤改气”要交2000块钱,自己安不起。而且她的屋子小,点煤球炉子怕中毒,安装壁挂炉怕忘了关,自己都七八十了,凑合过几年就算了,现在晚上就是烧点热水用个暖水袋来取暖。

“如果是贫困户,政府会免费为他们安装,但贫困户的标准是无儿无女,这位老奶奶有儿子,所以不符合贫困户的标准。如果我们免费为她装了,别的交了钱的村民又会有意见。”孙连民表示。

记者走访发现,出现取暖问题的原因比较复杂,除了气源不足和“煤改气”施工进度跟不上,有些村民是由于对天然气不了解,不敢安装或安装之后不敢使用;有些老年或残疾的村民,则因为贫困使用不起;还有的村民即使在原来烧煤的时候,也只是在最冷的几天才会烧煤取暖;甚至还有的村民是因为婆媳矛盾或儿女孝顺问题无力取暖。

“总的来说,‘煤改气’是一个新生事物,村民有一个接受的过程,有的人快一点,有的人可能慢一点。等到大家都用习惯了,使用它的人就会越来越多。”聊城市环保局科员葛瑞廷说,“‘煤改气’对于改善空气质量、提高农村生活水平都有很大帮助,如果老是烧煤,那农村的生活方式也太落后了,这是一个进步的过程。”

他表示,以前说起农村“煤改气”,感觉工程量太大,要重新铺设管道,要燃气入户,村与村之间有的距离还很远,觉得难以想象。没想到现在竟然真的铺开了,聊城市计划三年以内就要达到80%以上的农村实现“煤改气”或“煤改电”。

而针对天然气气源紧张的问题,翟青表示,即使在“煤改气”之前,每年冬天也会面临天然气短缺的问题,这可以通过结构调整来解决,牺牲一点工业的用气,来保证民生的用气。天然气短缺是一个相对概念,只要是以老百姓为重,就是可以解决的。

清华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原热能工程系主任姚强表示,未来,仍应坚定不移地继续推进北方地区清洁取暖,在有条件的地区继续实施“煤改气”、“煤改电”。各种研究表明,民用散煤确实加剧了我国北方地区冬季雾霾,而发达国家治霾经验之一就是使用清洁能源,这也符合我国大气污染治理的实际。

“环保工作绝不能‘翻烧饼’、‘拉抽屉’,因为出现这样那样的局部的问题,就影响到我们的大方向,这是老百姓也不答应的。”翟青说,“我们的态势和措施都要坚定不移地坚持下去,我们的信心不可动摇。”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部分当事人系化名)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