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通胀依然没在那个“角落里”,明年加息3次其实也飘忽?

作者:悦生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21 11:02:25

摘要:美联储已经为明年定下了3次加息的步调,但历史似乎经常证明,美联储很容易乐观过头……

通胀依然没在那个“角落里”,明年加息3次其实也飘忽?

特约记者 悦生 北京报道

美联储12月加息0.25个百分点,平心而论,这里面不存在任何悬念。11月4.1%的失业率,170,000的非农新增就业,再加上第二和第三季度平均近3.25%的经济增长,美联储12月加息的理由可谓早已“铺垫”完毕。因此,无论美债,还是美元指数,亦或是黄金,在美联储加息的消息之后,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失态”,市场早已妥贴的提前消化掉了此次加息动作。

事实上,在经历了近10年的疯狂注入流动性之后,目前全球金融已经不可逆的进入到一个全新的周期。有一句形象的比喻,未来美联储的加息会像“吃饭”一样。加息,成为美联储的一种常态,已然毋庸置疑。

然而,常态并不一定意味着“无奇”。这一次,看似平铺直叙的加息背后,就折射出一个至关重要的讯息,那就是整个美联储流露出的对通胀难以掩饰的无奈,而这直接影响到的就是美联储未来加息的节奏。

通胀并不在角落里

今年一年的时间里,通胀就像是一个飘忽不定的“幻影”,让美联储完全理不清思路。连耶伦在此次加息后的答记者问中都承认“我们对通胀的理解并不够完美”。

从今年1月美国通胀高开之后,接下来数月的通胀数据用差强人意来形容都显得有些勉强。但是,即便如此,彼时美联储似乎仍然相信,通胀就在那个“角落里”。这样的信念,在接下来的数月里不断受到挑战,今年6月美国甚至一度录得1.5%的PCE,理想中那个2%的标准,越来越遥远。一年的时间即将过去,截至10月,除去油价和食品价格之外的核心通胀,仍然只是留下了一个1.4%的寥落背影。虽然,我们看到在零落的通胀数据面前,美联储今年仍然勉强完成了3次加息动作,但数月的“折磨”下来,美联储在通胀问题上已经自信全无。从通胀就在那个“角落里”,到现在的“我们对通胀的了解并不够完美”,通胀面前美联储无奈的心情,或许只有耶伦和她的“幕僚”们才能体会。

美联储之所以曾经毫无保留的相信通胀已经不远,毫无疑问,就是源于对那个传统并且被认为是经典的菲利普斯曲线的信念。根据菲利浦斯曲线的逻辑,低的失业率会引起劳动力市场的紧俏,随即薪资就会在紧俏的劳动力催生下迅速上涨,而商品价格也会在这一反应中顺理成章的上扬。不得不说,上个世纪60年代的美国,传统的菲利浦斯曲线确实得到过相当正面的印证。根据著名经济学家 Blanchard2016年1月在《飞利浦斯曲线,重回60年代》论文中建模得出的数据,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的失业率每下降1个百分点,通胀就会攀升0.7个百分点。失业率和通胀之间的负相关关系,在当时的美国确实相当明显。此种逻辑下,如今4.1%几乎是近17年的低通胀数据,委实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通胀将至。

然而,时至今日,菲利普斯曲线认定的失业率和通胀之间的关系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失业率与薪资增长间的传导都已经产生了某种“钝感”,不断刷新的低失业率并没有带来薪资想像中的增长态势,更别说失业率与通胀之间的关系。现在,有一种叫法是菲利普斯曲线的弱效应。换言之,虽然不能武断的认定菲利普斯曲线已经失效,但效应发生了大幅度的减弱,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

从美联储公布的点阵图来看,明年还有3次加息,如果单从目前的通胀形势看,3次加息是否又会再一次显得勉强,真的很难说。

税改因素不确定

关于美联储明年的加息节奏,横亘在其中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特朗普的减税计划。

从竞选开始,特朗普就极尽高调之势宣扬减税。中途险些夭折,到现在经历快一年的各种博弈之后,特朗普的税改终于有了一个初步的定局。

不过,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给美国经济加温,目前仍然很难判断。与今年9月相比,此次加息之后美联储给出的经济预测指标显示,无论是就业指标还是经济增长,都有被调高的趋势。这样相对乐观的局面被认为是受到了特朗普税改的影响。但是,最终税改政策对经济层面的影响,不得不说最后还要看税改具体的实施情况而定。正如耶伦在记者招待会中说的那样:“税改对宏观经济的影响要看税改最后实施的措施才能判断,目前税改对经济的影响还不确定。”

目前有一种判断就是,税改尤其是企业减税带来的企业现金的增加,直接结果并不会是理想中的就业和投资的增加。相反,只会带来公司分红和回购。换言之,特朗普的税改可能最后只会是一场公司分红和回购的盛宴,而不会对经济有太多实质的裨益。

美联储已经为明年定下了3次加息的步调,但历史似乎经常证明,美联储很容易乐观过头……..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