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年关钱紧跪求资金 交易员感觉“天寒地冻”

作者:肖君秀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22 20:26:33

摘要:年关钱紧钱贵,跨年资金价格大幅飙升,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已破5%,银行同业存单30天、60天利率也都超过5%,债券交易员到市场上借30天的资金价格最高冲到7.5%。

年关钱紧跪求资金 交易员感觉“天寒地冻”

本报记者 肖君秀 深圳报道

距离2018年仅剩下几天,债券交易员们如坐针毡,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借借借、跪跪跪。“从早跪到晚,有时下班才平了头寸松口气。”12月21日,华南某农商行债券交易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年底资金格外紧张,与这寒冬一样难熬。

年关钱紧钱贵,跨年资金价格大幅飙升,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已破5%,银行同业存单30天、60天利率也都超过5%,债券交易员到市场上借30天的资金价格最高冲到7.5%。最近金融机构都在忙着“抢钱”,银行理财经理拼命卖理财产品,债券交易员天天跪求资金。问题是,明年资金面还会紧张吗?因为无论股市、债市、期市行情,都要看资金面的“脸色”。

今年钱荒不一样

市场钱紧钱贵,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水涨船高。“我一个月卖了几千万,年底收益率高很好卖!”华南某股份制银行深圳分行一理财经理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现在是一年当中最忙的时候。

本报记者查阅了该行理财产品,超过5%收益率的产品比比皆是,而卖给大客户的信托产品收益率超过了6%。北京某股份制银行深圳分行推荐的产品,90天以内的短期产品收益率也都全部超过5%。

金融机构同业拆借的价格同样一路走高。12月21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14天利率上行27bp至5.26%,30天上行3bp至4.77%,3个月上行1bp至4.87%,均创下了这一轮利率上行的新高。

金融机构资金拆借,大行一般都是“出钱”,而中小银行与非银金融机构往往都是借钱方。某证券公司固定收益部人士称,最近跨年资金特别难借,一个月期的资金超过7%都要借,“有什么办法?不借下午你就没法平头寸。”

“……上午借钱没到位,下午还得接着跪。知我业者谓做债,不知我者谓乞丐。央妈蠢蠢欲加息,大行都变铁公鸡。借问民工何所恨,鸡头白脸平头寸。又有违约群里爆,似曾相识吓一跳。后来又说非典型,下次又会起啥名?世易时艰一声叹,就怕慢慢成习惯……”近日流传的《券民工传》正是债券交易员们最深、最痛的领悟。

每年年底资金都会紧张,今年却格外紧张,与往年感觉完全不一样。国泰君安债券分析师覃汉分析称,除了季节性跨年因素如监管考核、跨年利率走高、12月NCD到期规模达2.2万亿等,滚动续作压力巨大等因素,还有更多、更深层次的原因。

一是大资管新规监管冲击,打破刚兑和净值化是核心内容,可能会引发部分投资者提前赎回避免损失。二是商业银行流动性新规之下,中小银行在季末有动力发行NCD甚至1Y NCD提升流动性覆盖率,从而导致同业存单供需失衡发行利率走高,抬升中期利率上行预期。三是银行四季度投放过多的信贷以争取满足定向降准第二档,导致资产端刚性需求增加,需要更大体量在负债端滚动吞吐来匹配。四是资管产品增值税从2018年开征,对NCD发行要求的票息水平有所提高,要求的流动性溢价也有所上升。五是年末同业理财、中小银行面临进一步缩表风险。2017年随着监管升级,部分同业理财、委外资管等面临实质性压缩,即资产与负债双双回流,年末资金需求和波动性风险明显加大。

掌握市场资金“水闸”的央妈,态度又如何呢?12月13日,央行公开市场进行300亿元7天逆回购操作、300亿元14天逆回购操作和100亿元28天逆回购操作,逆回购到期800亿元,单日资金净回笼100亿元。“维持资金面偏紧已是央妈今年的主基调,只要金融机构不出现流动性危机,钱贵点紧点央妈都不会手软。”华南某证券公司债券交易员说。

金融政策的目标是去杠杆,显然资金面不紧就没法去杠杆,金融机构唯有感觉到资金紧张之痛、之苦,才会主动降杠杆调整业务结构。

明年钱紧答案

2017年资金面偏紧,对于金融机构来说是难过的一年,那么即将到来的2018年呢,是否会柳暗花明又一村呢?债券交易员的天寒地冻的日子到头了吗?

12月18日至20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成为了市场判断货币政策与资金面的核心。会议确定,按照党的十九大的要求,今后3年要重点抓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会议指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要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一次经济学家年会上称,整体来看明年金融监管力度可能还会加大,未来货币政策在中性的基调下,将保持“略偏紧”。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认为,处于防风险、去杠杆、严监管的环境下,市场都认为资金面易紧难松,2018年的资金面将继续处于偏紧状态。

覃汉则认为,近日资金利率接近触顶,跨年资金最紧张时点正在度过。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称,金融去杠杆远未结束,但2018年某个时刻在迎来压力峰值之后,流动性紧张将得到系统性缓解。

那么,这个流动性拐点,将会出现在明年哪个时点?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