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内外交困” 保千里提示原实控人存失联风险

作者:王俊仙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26 18:19:16

摘要: 12月25日晚间,保千里(600074.SH)连发七条公告,包括前期对外投资等事项核查结果、贷款逾期、取消高管减持计划、上交所监管函、解散整顿处置领导小组等。

“内外交困”    保千里提示原实控人存失联风险

本报记者 王俊仙 南京报道

12月25日晚间,保千里(600074.SH)连发七条公告,包括前期对外投资等事项核查结果、贷款逾期、取消高管减持计划、上交所监管函、解散整顿处置领导小组等。

根据公告,目前保千里情况紧急,除了原实控人庄敏涉嫌通过对外投资、违规担保等方式侵占保千里利益外,《华夏时报》记者从公司员工处获悉,保千里近几个月大幅裁员,参与员工持股计划的员工现在还要求上市公司回购股权激励股份,然而保千里目前资金严重“吃紧”,已经出现多项债务违约且涉及多起诉讼。

庄敏存失联风险

12月25日晚间,保千里发布董事会核查对外投资等事项结果公告,经过清查,公司发现由原实际控制人庄敏主导的对外投资、大额预付账款交易、违规担保等事项确实存在诸多疑点,董事会决定公司就庄敏涉嫌侵占公司利益事宜向证券监管部门及公安机关报案,将相关情况及证据材料移送至证券监管部门、司法机关进一步核查,并通过司法途径最大限度追回公司损失,维护公司及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截至2017年11月30日,保千里账面净资产约为47.6亿元(未经审计),公司账面总资产约为105.04亿元(未经审计);然而保千里存在风险的预付账款余额约8.73亿元,应收账款余额约25.66亿元,商誉余额约24.3亿元,涉嫌违规担保余额约6.52亿元,合计金额约为65.21 亿元,占2017年11月末公司未经审计报表总资产约62.08 %,占2017年11月末公司未经审计报表净资产约137%。

保千里在公告中提示称,由于庄敏长期未能回到公司,且仅与公司董事长鹿鹏进行单线单向联系,而且从未向鹿鹏表达过明确归期,因此公司不排除庄敏未来可能失联。

而上交所也在当日火速给保千里下发监管函,要求保千里董事会尽快制定切实可行的追偿方案、针对控制权状态变更的风险制定相应的应对措施、召开投资者说明会等。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保千里自7月25日停牌以来,上交所发的第六封监管函。停牌首日,上交所就发监管工作函,要求保千里审慎行使停牌权利,有效推进重大事项进展;8月10日和8月23日,上交所发监管函督促保千里就重组虚构协议事项向相关方启动追偿程序等;10月30日和11月16日,上交所再发出两份监管工作函,分别涉及“督促庄敏披露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具体原因及控制权变更事项进展”和“要求公司核实庄敏侵占公司资产的情况”等事项。

上市公司内外交困

记者注意到,12月25日晚间,保千里此前专门设立的整顿处置领导小组也宣告解散,因为整顿处置领导小组的工作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上市公司并未收到整顿处置领导小组组长陈海昌或领导小组提出的关于处置对外投资的方案、债务重组及清偿方案、应收账款回收、处置方案等。

而据保千里内部员工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他们目前也在要求公司回购当时股权激励所授予的股票。

2015年12月,保千里实施了第二期员工股权激励计划,以7.25元/股价格授予102名保千里员工股票,此次限制性股票分为三批解锁,各批次的解锁期分别为自授予之日起满12个月、24个月及36个月,可解锁数量占限制性股票数量的比例每次分别是20%、30%和50%。

“我们那时候也没什么钱,当时的实控人、董事长庄敏就以个人名义担保,对大部分参与股权激励的员工统一安排了银行进行消费信用贷款(36万——90万元不等)和信用卡(50万元额度)审批发放,我们将所获得的资金用作购买股权激励授予的股票。”上述保千里员工告诉记者,“而在去年底第一批20%股票解锁后,公司又通过短信、电话等方式要求我们等公司统一安排,不可自行抛售。”

对于该员工的说法,12月26日,保千里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其对该情况不太清楚,截至发稿,保千里尚未回复记者采访的相关问题。

而保千里董事会在公告中表示,上市公司目前存在重大流动性、经营性风险,此外还面临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控制权变更、资不抵债、诉讼、破产清算被法院受理、业绩不确定等风险。

其中,由于保千里预计三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生产经营、被冻结金额占公司账户现金余额约75.31%、庄敏涉嫌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及违反规定决策程序对外提供担保等情况,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13.3.1条规定,保千里股票存在已触及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此外,由于2017年12月保千里及庄敏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若最终被证监会认定存在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保千里股票还将存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暂停上市的风险。

编辑:刘春燕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