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美国怒怼联合国,大棒外交自损国威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28 00:13:16

摘要:这次围绕耶路撒冷而怒怼联合国,得罪太多国际社会成员,美国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个敏感问题上玩火

美国怒怼联合国,大棒外交自损国威

当地时间12月24日,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宣布将对联合国两年期运营预算进行“历史性删减”,计划将联合国2018至2019财年运营预算砍掉2.85亿美元。

马晓霖

连续两个年底,中东问题的焦点巴以冲突都成为联合国美国政策的引爆点。2016年底美国破天荒弃权而促成谴责以色列扩建定居点的2334号决议顺利通过,进而为美国赢得广泛尊重与掌声,但严重得罪以色列;仅仅一年,美国又因耶路撒冷问题怒怼整个国际社会,陷入道义与舆论的空前谴责,自然赢得以色列的大声喝彩。

12月24日,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宣布,美国将在新财年对联合国经费削减2.85亿美元,被认为是美国与联合国对着干的最新举措。此前几日,无论在安理会还是联合国大会,无论美国总统特朗普本人还是其驻联合国代表黑利,都以罕见且赤裸裸的威胁言辞警告所有唱反调的联合国成员。这种任性而霸道的大棒外交无异于自挖墙角,自损国威,将进一步削弱美国作为世界领导者的信誉和地位,也将削弱美国在中东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恼羞成怒:美国孤立的联合国外交表演

12月6日,特朗普兑现竞选诺言,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同时命令国务院启动将美国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相关程序。特朗普的理由是,此前22年间历任总统一再搁置国会通过的迁馆法案并没有导致中东和平进程取得任何突破,他认为自己的新政策不改变美国支持巴以通过和谈解决耶路撒冷归属问题的原则立场,但有助于打破长久存在的僵局。

自1995年美国国会通过迁馆法案后,基于耶路撒冷问题的复杂性和敏感性,一直扮演中东和平进程核心监护者、调停者角色的美国政府均利用总统每半年推迟签字的行政程序,无限期地搁置了这颗“定时炸弹”,美国也因此总体呈现中立、平衡以及总体介入却具体超脱的巴以政策。特朗普此举无疑颠覆了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的传统政策与策略,旗帜鲜明地支持以色列非法独占耶路撒冷。特朗普这一鲁莽决定引起世界舆论的强烈不满,招致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普遍抨击,并在巴以地区引发新一轮暴力冲突。

在此背景下,联合国安理会于18日紧急磋商由埃及提交的决议草案,文本即使没有直接点出特朗普或美国的大名,仅仅表述为“对最近有关耶路撒冷地位的决定深感遗憾”,而且获得14个成员国赞成,但依然被美国一票否决。投票前夕,铁娘子黑利就抨击这份决议草案中关于美国决定迁馆而担心会阻碍中东和平进程的说法,是“极其无礼的论断”,她甚至把投票本身视为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受到的侮辱,我们不会忘记”。

抵制美国决定的国际努力在安理会受阻后,焦点随即转向联合国大会。21日,联大就也门和土耳其提交的决议草案进行表决,尽管其内容与此前安理会决议草案类似,尽管联大决议没有任何法律约束力,但美国依然不客气地投了反对票。附和美国立场的仅有9个小国家,包括以色列、洪都拉斯和帕劳等。相反,包括中国、俄罗斯、法国、英国、德国、日本等大国以及全体阿拉伯国家和大多数欧洲、及亚非拉国家都投了赞成票。35个弃权票国家中,除澳大利亚、加拿大、墨西哥和阿根廷外,以前苏联东欧国家居多。

联大决议往往被视为国际舆论的风向标,体现国际社会共识和道义一致。面对如此大面积的反对声音,特朗普和黑利不仅我行我素,还更加赤裸裸地公开威胁甚至挑衅可能反对美国立场的国家。表决之前特朗普就发布推文称,“这些国家拿我们的钱,然后投票反对我们。它们拿了上亿美元,甚至数十亿美元,然后投票反对我们。我们会关注这些投票。来吧,投票反对我们吧。”

此前一天,黑利就公开宣称将记录哪些国家会在联大投票反对美国,并致信联合国193个成员国中的180多个邦交对象,暗示将秋后算账。表决结束后,黑利在联大发言说,“美国会记住这一天,因为这一天美国受到围攻,将来当其他国家期待美国向联合国缴纳最多费用时,美国会记住这一天”。她还强调,没有任何联合国大会投票能够改变美国将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的决定,因为这是正确的决定。她似乎忘了,1947年11月29日联大通过的有关巴勒斯坦分治的181号决议,正是基于美国主导的国际调查团的建议而提出并得到美国坚决支持,而这项决议明确强调耶路撒冷主权不属于分治建国的任何一方。

欠债退圈:美国自挖世界领导者墙角

2018年元旦起,美国将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是美国继1984年后第二次在该组织退圈。今年10月12日美国国务院做出这一决定并发表声明称,退出主要原因是教科文组织不断增加欠费、该组织需要根本性改革,及其“对以色列保有持续偏见”。截止当月,6年来美国欠费累计已超过5亿美元,而退圈的直接导火线却是教科文组织的中东问题立场。今年5月,教科文组织通过有关耶路撒冷的决议,称以色列为“占领国”,7月又不顾以色列反对,将位于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城市的希伯伦老城列为世界遗产——这里埋葬着以色列人与阿拉伯人共同的祖先亚伯拉罕。

早在2011年底,教科文组织就接纳巴勒斯坦为成员国,以色列严厉抗议并随后停止缴费。今年12月31日,是以色列正式退出该组织的最后日子,而美国紧随其后,体现了这对老盟友的高度团结与默契。分析家认为,美国反复退出教科文组织,无力支付欠费是一个实在理由,而失去对该组织的控制力才是核心问题。

围绕耶路撒冷争端,美国再次拿联合国会费和国际援助说事,表明美国不仅坚持一以贯之的强势话语风格,也说明在多极化趋势加剧的今天,美国的多边和金援外交已让其精英力量感觉得不偿失。利用耶路撒冷问题而表达对联合国的不满,并以此为由进一步拖欠联合国会费,减轻美国财政负担,也是特朗普进一步兑现重商主义和美国优先的一贯主张。美国试图用更少的财政支出维持在联合国及其附属组织更多的话语权。

众所周知,二战末期成立的联合国,是时任总统罗斯福融合传统美国主义、威尔逊的理想主义,以及世界需要保持力量均衡防止战争失控而推动建立的新型全球组织,并设计了五大常任理事国一票否决的“大国一致”原则。以此为基轴形成美国领导的战后安全体系,成功遏制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联合国也着实成为美国带动国际社会力量处理全球事务,巩固美国领导地位的多边和权威平台,包括以联合国名义发动多场战争,实施没有硝烟的软杀伤——针对敌对力量的经济封锁和贸易禁运,以及数十次否决不利于以色列的安理会决议草案。

依据当时确立的成员国以实际经济实力缴纳会费原则,美国一直是联合国财政支持的绝对主力,曾长期占比25%左右。近年,随着美国实力相对下降,日本、中国的贡献率有所上调,美国会费额度下调至22%左右。但是,在美国看来,联合国日益不听美国指挥,成为大而无当甚至堪称鸡肋的多边工具,因此不仅一再拖欠巨额经费,而且对联合国的运转效率横加指责。

依据特朗普的脾气,美国势必对顶牛的受援国进行断奶减粮报复,既可以立威,也顺势减负。问题在于,这次围绕耶路撒冷而怒怼联合国,得罪太多国际社会成员,美国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个敏感问题上玩火,这既无助于强化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非法占有,也无助于让以色列赢得更多同情,更无助于保持美国面对国际法则、国际道义和世界舆论的正面形象和超级大国地位,还将大大折损美国软实力的全球魅力。(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主编商灏 编辑严葭淇)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