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免弹劾换被赦免?秘鲁政坛弊端重重套路多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28 12:31:33

摘要:奥德布雷希特公司的行贿丑闻,让世人窥见巴西、秘鲁乃至整个拉美政治的重重弊端,贪腐事件如此密集发生,牵涉如此之广,显示这个区域的政治监督机制出了大问题,

免弹劾换被赦免?秘鲁政坛弊端重重套路多

12月21日,针对涉嫌贪腐的秘鲁总统库琴斯基(Pedro Pablo Kuczynski)的弹劾案以9票之差未能通过

赵灵敏

最近,南美国家秘鲁的政坛因为现总统的免于弹劾和前总统的被赦免而陷入混乱:12月21日,针对涉嫌贪腐的秘鲁总统库琴斯基(Pedro Pablo Kuczynski)的弹劾案以9票之差未能通过,其中的关键是身为反对党议员的前总统藤森之子藤森健治等人投下的弃权票。3天后,库琴斯基决定给予正在监狱服刑的前总统藤森谦也(Alberto Fujimori)人道主义赦免,理由是藤森患有不治之症,监禁对其生命健康有严重危害。而自2012年10月开始,藤森的4名子女多次以藤森年事已高、身体不好为理由,向秘鲁司法部提出赦免申请,但均被驳回,现在却一下子就通过了,时机如此敏感,难免让人认为这是一场以免于弹劾换取赦免的肮脏政治交易。

涉嫌巴西最大腐败案

库琴斯基涉嫌贪腐的证据来自邻国巴西。2014年3月,巴西媒体披露巨无霸企业巴西石油公司高管伙同政界人士集体腐败,利用外包工程虚抬报价收受贿赂,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巴西史上最大腐败案”浮出水面。巴西检方因此发动了“洗车行动”进行调查。在这个过程中,巴西最大的建筑企业奥德布雷希特公司(Odebrecht)被发现牵涉其中,该公司是拉美最大的建筑企业,在全球超过20个国家拥有项目,公司44%的收入和70%的建筑合同来自海外,年平均收入超过1000亿雷亚尔(约合2000亿元人民币)。为揽下巴西石油公司的工程,奥德布雷希特公司向相关人员行贿5000多万美元,涉嫌腐败、洗钱和有组织犯罪等多项罪名。不仅如此,为了获得利润丰厚的海外公共工程的承包权,该公司还在2001年到2016年间向12个国家的政要行贿近34亿美元。

奥德布雷希特公司的腐败丑闻震惊了南美政坛,不仅巴西两位前总统卢拉和罗塞夫、现总统特梅尔都牵涉之中,周边国家的政要更是人人自危,厄瓜多尔副总统格拉斯等多人已经因此被判监入狱。

而秘鲁分部是奥德布雷希特公司最早设立的海外分部,也是雇员最多的分部。该公司承认在2005年至2014年间通过行贿在秘鲁获得了10多个公共工程合同。秘鲁政府在调查后则发现,奥德布雷希特公司自1998年开始一共在秘鲁参与了23个公共工程项目,涉及金额至少169亿美元,其中16个工程被查出有潜在违规风险,导致国家损失2.83亿美元。秘鲁检方随后也证实,牵涉其中的官员横跨托莱多政府(2001年至2006年)、加西亚政府(2006年至2011年)和乌马拉政府(2011年至2016年),而秘鲁现任总统库琴斯基曾在这几届政府中出任总理或财政部长,同样脱不了嫌疑。

库琴斯基现年79岁,曾在美国华尔街从事金融工作。2004年2月至2005年8月间任秘鲁经济和财政部长,2005年8月任秘鲁总理,2006年7月去职。2016年6月代表“为了变革秘鲁人”党以微弱多数击败藤森女儿藤森庆子所领导的人民力量党,赢得秘鲁总统选举。不过人民力量党拿下了国会130个议席中的71席,掌控了多数,执政党只赢得17席。

两大政治家族的交易?

2017年12月初,奥德布雷希特公司供述库琴斯基受贿的证词被递交给秘鲁国会,所涉金额480万美元。这导致秘鲁政坛大哗。以藤森庆子为首的人民力量党立即发起弹劾动议,要把库琴斯基赶下台。在12月15日的预投票中,118名议员投下93票赞成票,以压倒性优势同意启动弹劾程序,这意味着库琴斯基百分百会在正式投票中被弹劾下台,并免不了刑事追究。然而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在21日的正式投票中,最终的赞成票只有78张,离弹劾通过所需的87张差了9张。而身为人民力量党议员、在预投票中赞成弹劾的藤森健治等人投下的弃权票是其中的关键,库琴斯基的政治生涯因此保住了。

而藤森健治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主要目的是为被判刑25年的父亲、秘鲁前总统藤森谦也换得特赦。1938年出生的藤森谦也是日本移民的儿子,出身学者,在1990年到2000年间多次连任秘鲁总统。1990年藤森上任之初,秘鲁面临高达7000%的通货膨胀,全国有近60%领土由反政府游击队“光辉道路”占据。藤森上任仅仅5年之后,秘鲁的通货膨胀率奇迹般地降到10%以下,经济增长率高达13%;通过铁腕手段,秘鲁军方逮捕了“光辉道路”的头目古斯曼,逐步肃清了反政府游击队。藤森的一系列雷霆手段,让很多秘鲁人印象深刻,很多人至今对他心怀好感。收割父亲的支持者,和姐姐庆子分庭抗礼,应该也是藤森健治的重要考虑。

在取得耀眼政绩的同时,藤森的施政手段和独裁做派也备受争议。1992年4月,他发动“自我政变”,解散议会,改组司法机构,宣布由总统接管全部权力;为了第三次连任,藤森修改宪法,并在舞弊质疑中再次当选。最终,一盒藤森亲信行贿反对党议员换取选票的录像带曝光,成了压垮藤森的最后一根稻草。2000年11月19日,在参加完在文莱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后,藤森飞抵日本,宣布辞去秘鲁总统职务。2007年9月藤森被引渡回秘鲁,并被判刑25年,在赦免之前一直在秘鲁警察总部监狱服刑。

以免弹劾换被赦免,库琴斯基和藤森两大政治家族可谓皆大欢喜,而秘鲁民众则气愤不已,近日已多次发起上万人的游行进行抗议,要求查明真相。坊间也对藤森庆子和藤森健治姐弟之间的微妙关系议论纷纷。不过更根本的问题是,奥德布雷希特公司的行贿丑闻,让世人窥见巴西、秘鲁乃至整个拉美政治的重重弊端,贪腐事件如此密集发生,牵涉如此之广,显示这个区域的政治监督机制出了大问题,如何弥补漏洞,塑造清明的政治文化,才是重中之重。(作者为资深媒体人)(主编商灏 编辑严葭淇)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