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班农:在朝国策师 在野口炮党?

作者:严葭淇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29 23:33:30

摘要:或许,在班农口炮党的面具后面,其实住着的是一位狮子般雄视炯炯的战略家。

班农:在朝国策师 在野口炮党?

2017年8月18日,是白宫前首席战略师、总统高级顾问斯蒂芬·班农离职的日子。

严葭淇

2017年8月18日,美国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宣布,白宫首席战略师、总统高级顾问斯蒂芬·班农离职。

有报道说,数月来,美国媒体经常援引白宫匿名消息源,称班农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等多名白宫高层官员关系紧张。班农还曾在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以嘲弄的语气谈及白宫重大外交决策和内部人事纷争,称自己在白宫天天与人斗。而特朗普对媒体发布的班农访谈内容更感到“愤怒”。可见,班农身为“国师”时并不那么招人待见,就连总统特朗普也对他莫可奈何,只能请他一走了之。

似乎是造化弄人,此后脱掉“国师”大氅的班农却在2017年将尽之时炙手可热意外爆红起来。他热络地游走于国际热点区域,凭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口炮党精神,吸引了众多政界、学界及智库人士的瞩目。外界一致认定,这位前国师依然在深度影响着特朗普政府的战略取向。

不久前,班农回归他的旧职——布莱特巴特(Breitbart)新闻网执行主席,并在多国不同场合发表犀利演讲,尤其是话锋直指中国的言论,更让友邦惊诧。

在华盛顿一家酒店举办的“美国黑人更好的未来”午宴上,班农在演讲时称中美之间存在极大贸易差,美国已成为中国的“朝贡国”,而中国贸易上的强势一定程度上导致了黑人族群缺少资金的现状。

而班农最近在日本发表的一次演讲,则再次用火爆的语言剑指中国,警告对中国绥靖的危险性。

在演讲中,班农引用20世纪国际社会对纳粹德国绥靖主义的例子,称对中国这样一个不断崛起的竞争者采取绥靖政策是危险的。过去25年,是美国等民主国家纵容中国按自己的牌理出牌,让中国钻了空子。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20世纪30年代,因为西欧大国对德国的绥靖政策,最终让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悲剧不可逆转地发生了。

班农放言,美国和东亚盟友必须团结起来,共同遏制中国“令人恐惧、厚颜无耻和全球性的”野心。班农认为,中国优势增长得很快,跟这种优势同时增长的还有中国的“霸权”。而遏制中国的野心,需要美国的领导层避免陷入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就是新崛起的大国必然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回应这种威胁,导致战争的不可避免。

而这并不是班农第一次说类似狠话。2017年9月,班农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就把现在的中国比作“1930年的德国”。早在2016年2月,班农更表示,中国和伊斯兰是美国两个最大威胁。他并大胆预测,“未来5到10年,在南海,我们会与中国进行战争,这是毫无疑问的……”

而坊间人士认为,班农的口炮党习惯也会“看人下菜碟”,如果邀请人变成中方,班农也会温柔地“改口”。

媒体报道,2017年9月,班农应邀在中国香港一个投资者论坛发表演讲。就在人们等待他大放厥词讨伐中国时,剧情却来了个“神转折”。班农不仅对所谓 “中国威胁”表现冷淡,而且自称“从来没有反华”,表示特朗普总统对习近平主席有着巨大的敬意,两位领导人能在朝核危机上找到解决之道。

更神奇的是,班农还回忆起美中两国在二战期间的盟友情深,称现在已不同于冷战时期,美中是竞争关系,但完全能够解决彼此间的问题。称赞中国运行经济体系的方式是非常明智的。美中之间存在很多贸易问题需要共同解决,两国之间的冲突是可以避免的。

在随后接受港媒采访时,班农更进一步说自己自孩提时代起就对中国怀有“无比钦佩的感情”。 “作为一个小孩,我总是想去中国,这是我加入太平洋舰队的一个原因。我为国服役,但同时确保自己加入的是太平洋舰队而不是大西洋舰队,因为我想来亚洲。”班农为明心迹,连自己的从军经历都搬出来了:1976年,大学毕业后的班农曾加入美国海军,在担任7年海军军官后,被派往驻波斯湾的一艘导弹驱逐舰服役,之后在五角大楼任海军作战部长特别助理。

班农曾在许多场合形容自己的家庭是:“蓝领、爱尔兰天主教徒、肯尼迪派、支持民主党和工会。” 他1953年出生于美国弗吉尼亚州一个不富裕家庭,父亲是一名电话接线员。在最近日本的那次演讲中,班农一开场就说,“我出生在美国的蓝领家庭,我是个民粹主义者。我在这里与你们谈论全球性民粹主义的兴起。不光是美国,而是全球的人民,在美国、印度、亚洲、欧洲、拉丁美洲和非洲,当劳动阶层和中产阶级联合在一起,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这就是人类的新时代。”

相当数量的分析人士认为,班农虽不再供职于白宫,但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依然可见他的影子。因此,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指责中国“经济侵略”,将中国界定为一个竞争者和威胁者,也在 “意料之中”。而班农的“美国优先”理念更让他觉得中国发展是 “吃了美国的蛋糕”,中国的经济崛起是以美国中产阶级和美国经济利益为代价的。他甚至批评美国前几届政府是“一帮蠢货”,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幻想中国会融入美国主导的自由民主秩序。

班农是成功的投资银行家和媒体人。2012年,他接手运营美国右翼网络媒体布莱特巴特新闻网,担任执行主席,将其打造成为美国“另类右翼”的主要媒体平台。2016年8月,班农离开该新闻网,担任特朗普竞选团队主管,为特朗普当选立下汗马功劳,自己也华丽变身为“白宫操盘手”。特朗普当选后,班农出任白宫首席战略师、总统高级顾问,一度还是国家安全委员会“首席委员会”固定成员。由于和“另类右翼”的长期密切联系及其民粹主义色彩的政经主张,班农在美国朝野包括共和党内部,一直是富有争议的人物。

国际政治学者庞中英将班农定义为“当今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政治民粹主义和经济民族主义势力的典型代表”。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说班农是这个时代一个新型战略思想家,并不为过。“新时代”不光是中国的“新时代”,世界也进入到一个“新时期”。班农等就是这个新时期的新人物。庞中英说,“我们对班农们真正了解仍然太少。一些人就如同那些抵触民粹主义的西方精英一样,拒绝深入了解班农这些民粹主义代表人物的思想。这是需要改变的。正视班农就是正视全球化挑战”。

或许,在班农口炮党的面具后面,其实住着的是一位狮子般雄视炯炯的战略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