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金融去杠杆生死决战 裸泳者的冬天

作者:肖君秀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30 02:32:40

摘要:杠杆只会转移,不会凭空消失。如今企业杠杆率下降,但房地产带动居民杠杆率加速上升,新的挑战摆在面前。金融去杠杆迈入下半场,2018年防风险、去杠杆仍是重中之重。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2017年很多富翁由此变成了负翁。

金融去杠杆生死决战 裸泳者的冬天

肖君秀

2017年12月25日,被称为“老赖”的贾跃亭在美国欢度圣诞并更新微博“Merry Christmas all FFer!”,同一天北京证监局发布《关于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的通告》,责令他2017年12月31日之前回国。此前他已两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债主们陆续到法院起诉。

“给我一个支点,就能撑起整个地球”,这是阿基米德关于杠杆的豪言壮语。但是高杠杆用在企业身上就是灾难,“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四处融资欠债高杠杆运作,留下数百亿债务以及巨额投资打水漂。

2016年末我国宏观总杠杆率为247%,在国际上处于中游水平;其中企业部门杠杆率达到165%,远高于90%这一国际警戒线。防止“黑天鹅”、“灰犀牛”、“明斯基时刻”,类似高风险词汇2017年反复被提及。2017年,金融去杠杆贯穿全年,从而倒逼企业降杠杆,释放个体风险,防止系统性风险爆发。货币政策也由“偏松”转向“偏紧”,一些高杠杆企业发生债务风险,荣耀之塔瞬间崩塌,留下一地鸡毛。

杠杆只会转移,不会凭空消失。如今企业杠杆率下降,但房地产带动居民杠杆率加速上升,新的挑战摆在面前。金融去杠杆迈入下半场,2018年防风险、去杠杆仍是重中之重。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2017年很多富翁由此变成了负翁。

高杠杆危局

乐视的荣耀与跌落,伴随着贾跃亭的梦想与眼泪,也伴随着加杠杆的乐与痛。

时光回到2016年4月20日,乐视汽车发布会,贾跃亭面对着300多页的PPT排练超过20遍上场,讲着自己的汽车梦流下眼泪,乐视也进入最后的疯狂。凭借七大子生态板块,最近几年资本源源不断向乐视系聚集。据市场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9月,乐视系总资产为670亿元,总负债631亿元,包括股权质押、银行借款、私募股权基金、信托、债券等。

乐视融资易如反掌之时,正是我国企业杠杆率飙升之时。我国的存量经济杠杆率出现过两次急速扩张,国信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董德志称,第一次发生于2009-2010年,增量杠杆率显著脱离存量杠杆率水平上行,带动存量杠杆率突破了150%。第二次发生在2012-2016年时期,同样原因使得宏观杠杆率突破了200%关口。显然,第一次是次贷危机之后为刺激经济快速推升杠杆,第二次是经济增速换挡刺激经济的托底行为。

遥想2008年,我国全社会的债务水平极低,总负债只有41万亿,与当时32万亿的GDP相比宏观杠杆率仅为130%,但2016年末已高达247%。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分析称,从2008年至今,我国GDP增加了1.5倍到了80万亿左右规模,但是同期我国总负债增加了3.8倍,其中居民负债增加了6.7倍,政府负债增加了3.8倍,企业负债增加了3倍。“意味着在过去10年我们的经济发展主要靠举债,而且债务增长远超经济需要。”

从杠杆率来看,非金融企业部门最高,2017年一季度我国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为165%,处于全球最高水平。2013年6月央行主导的钱荒,彰显了政府对于杠杆率过快、过高上升的担忧,采取暂时收紧资金面来教训金融企业。2017年去杠杆成为政策重中之重,采取了货币政策偏紧,银行业对同业、理财、表外业务严格整治,考核严厉等多种手段,强力推行金融降杠杆,从源头上遏制企业继续加杠杆。

金融去杠杆坚定进行,高杠杆企业人仰马翻,难以为继。2016年11月6日,贾跃亭致全体员工公开信《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其称一边是突飞猛进的战略与业绩,一边是日益凸显的资金与组织压力。一边是冰冷的海水,一边是升腾的火焰。自此正式撕开了乐视的资金链危局,巨大的债务缺口浮出水面。

2017年,政策铁腕推行金融去杠杆,依靠大力举债和融资维系生命、而非靠企业本身盈利造血的企业走到了末路。数千亿市值的乐视帝国轰然倒塌,贾跃亭远走美国,留下包括银行、供货商等巨额欠款,成为全国闻名的“老赖”。

首富们的“崩塌”

“所谓的民企去杠杆极端的形式就是跑跑跑,不干了。债务资产全不要了,那当然去杠杆,很多的民企卖掉了资产,换成外币,到国外去做投资移民等等。”2017年12月20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活动上,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称。

2017年,3位“首富”均被列入失信人名单,成为“老赖”。贾跃亭曾是创业板首富,2015年福布斯富豪榜上以381亿名列第17名,成为互联网富豪之一。杨凯曾是辽宁首富,2016年以260亿登上了胡润百富榜、排在第66位,其掌控的辉山乳业在港股上市。李兆会为海鑫集团继承人,以百亿身家成为山西首富,曾进入2010年胡润百富榜第85位。然而,随着企业债务雪崩,这一年他们从身家百亿的富翁变成了负债累累的负翁。

2016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

“去杠杆、防风险”成为2017年的政策重心。银行业掀起了强监管风暴。2017年3月末至4月上旬,银监会密集发文,两周连发7道监管文件,包括《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6号文)、《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46号文)、《关于开展银行业“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53号文)等,业内将之简称为“三三四”专项检查,剑指委外、理财产品、同业业务等规范整治。

2017年,银监系统共开出2838张罚单,其中千万甚至上亿的巨额罚单屡见不鲜,广发银行因“侨兴债”被罚7.22亿,成为史上最贵的天价罚单。一面强力推行新规,一面针对违规重罚,银监会主导下的金融去杠杆全力推进。

金融去杠杆,从而倒逼企业去杠杆,个体风险点暴露,银行也开始了追债行动。2017年7月中旬招商银行声明,对乐视旗下的乐风移动贷款发生欠息多次催收无果后采取法律手段,申请资产保全查封、扣押等值财产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12.37亿元。据报道,乐视债权机构中还包括平安银行、中信银行、建设银行、北方国际信托、民生信托、中航信托等金融机构,总计借贷金额高达100多亿元,此外还欠供应商数十亿元。乐视旗下乐视网股价被机构不断调降,最新估值仅为3.91元/股,预计投资者最高亏损超过90%。

金融去杠杆仍未放松,以钳制杠杆率的上升。2017年11月17日,一行三会联合外管局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掀起了资管行业规范整顿的严监风暴,涉及30万亿银行理财产品。

2017年10月19日上午,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党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称,在防范金融风险、治理银行业市场乱象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有综合性行动方案,也有专项行动方案,总体看来进展是符合预期的。按照问题导向原则,2017年确定同业、理财、表外三个重点领域。这三个领域覆盖了比较突出的风险点,如影子银行、交叉金融、房地产泡沫、地方政府债务等,同时还有与其相关的操作性风险,所以要集中精力整治。

一年的严格监管之后,效果又如何呢?企业杠杆率开始下降,2017年三季度末,我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为154.8%,连续3个季度环比下降或持平,较一季度末累计下降2.9个百分点。同期我国总体杠杆率为239%,较一季度累计微升1.5个百分点,宏观高杠杆的风险正在有序消解过程中。

货币增速也在下降,从数据M2的变化看,2017年10月增速已降至8.8%,这也反映了金融去杠杆的成效。

按下葫芦浮起瓢

债务不会凭空消失,只会在经济各部门之间游移。

以首富们为代表的民企去杠杆之后,企业杠杆率下降了,哪些部门的杠杆率又上来了呢,谁成为了债务的接盘侠?

居民部门买房子,到银行按揭贷款,大幅扩大负债加杠杆,速度之快引起警惕。中国社科院2017年9月底发布的《2017年第二季度中国去杠杆进程报告》,显示居民部门和非金融企业部门间存在杠杆率转移,二季度环比上季度居民部门杠杆率上升1.3个百分点,而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下降1.4个百分点。

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晓晶分析称,居民部门杠杆率延续上升趋势,从一季度的46.1%上升到二季度的47.4%,上升了1.3个百分点,整个上半年上升了2.6 个百分点。居民部门在全部实体经济中加杠杆的速度依然较快。需要警惕短期消费信贷或成变相房贷所产生的风险,特别是互联网金融平台提供的无担保、无抵押的信用贷款,放大了未来违约的概率。

日前,央行行长周小川称中国家庭部门的债务杠杆率还不算高,但最近几年增长很快,不是说现在就要去杠杆,而是增长过程要注意质量,要使增量部分保持稳健,同时又是高质量。

杠杆实现了成功转移,企业杠杆率下行。

2018年:去杠杆下半场

随着债务危机的爆发,乐视七个生态子业务处于风雨飘零之中,贾跃亭如今只剩下梦想,被质疑为骗子、没有诚信。2017年,贾跃亭的神话被打破。这一年,金融去杠杆打赢了一场攻坚战。

2018年的经济金融工作重点又指向何处?日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要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

这次没有提及“去杠杆”,防风险表述有了新变化,2018年是否还需要去杠杆?2017年12月23日,李扬参加“2017中国债券论坛”时表示,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防范风险是今后3年的重点任务之一,而风险源头是高杠杆,因此去杠杆仍然是头等任务。姜超也认为,考虑到美国加息,去杠杆仍是2018年的重要任务,货币政策难以放松。

广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郭磊将金融去杠杆分为“五步路径”,第一步货币收紧;第二步专项业务整顿加上正式实施MPA表外理财考核;第三步将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体系;第四步资管业务规制、表外理财和同业存单监管规则细化;第五步金融监管体系改革。

“目前已至去杠杆路径中的第三步,金融去杠杆即将步入下半场。”郭磊认为金融去杠杆效果初显,未来政策节奏将更趋于稳定。

以贾跃亭为代表的高杠杆民企轰然倒塌,2017年诸多民企被迫去杠杆取得了明显成效。2018年金融去杠杆继续,将轮到控制居民杠杆率以及国有企业杠杆率。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