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杨凯的滑铁卢

作者:吴丽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30 02:45:41

摘要:曾经的杨凯,有很多的头衔,辉山乳业董事长、辽宁首富、商界巨子等等,但是现在他有一个更有辨识度的称号——“老赖”。

杨凯的滑铁卢

吴丽华

曾经的杨凯,有很多的头衔,辉山乳业董事长、辽宁首富、商界巨子等等,但是现在他有一个更有辨识度的称号——“老赖”。

2017年11月21日,杨凯因未履行法院判决近日被辽宁省盘山县人民法院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相关信息显示,因为沈阳乳业有限责任公司、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欠借款人锦万鑫汇商贸有限公司1300万元,杨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但是其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因此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成为人们通常所称的“老赖”。

从回城知青到企业总经理,杨凯走了25年;从完全控制辉山到成为辽宁首富,杨凯用了4年。而他大概难以想象,从首富到“老赖”只用了不到一年。

曾经富豪榜的常客,落到如此狼狈的境地,还需要从2017年3月辉山乳业在港股市场上的惊世暴跌说起。

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闪崩,盘中一度暴跌近90%,一小时内市值蒸发320亿港元,创港股史上最大跌幅,而这也成为了杨凯的滑铁卢。

手中控制的上市公司瞬间跌出数百亿市值之后,杨凯不得不面对的“财务造假、挪用资金”质疑、高管失联、兑付危机……一系列棘手的问题接踵而来。

当时有媒体致电这位处于危局之中的董事长时,他的回答是“我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危机发生后,沈阳当地政府紧急出面主持召开了围绕辉山乳业的债权人会议。据媒体引述债权人会议中传出的消息,杨凯在会上亲口称,在合计418.82亿元的总债务中,除了一些杂项外,上市公司债务199.5亿元、非上市公司147.8亿元、大股东境外借款41亿元、供应商欠款31亿元。

直到此时,辉山乳业才对外公开了大股东面临的窘况:由杨凯及其一致行动人葛坤控股的“冠丰有限公司”所持有的上市公司71%股份,几乎已经全部被质押,用于冠丰获取贷款、保证金融资以及为杨凯的其他公司提供融资。

香港上市的辉山财报显示,自2013年至2016年9月的3年半时间内,辉山通过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所得款项280.54亿元,首次公开发售融资61.69亿元。扣除还款金额150.5亿元,累计净融资191亿元。

辉山乳业甚至还有一个堪称传奇的借款故事,2016年11月,辉山试水“活体租赁”,这一租赁融资方式在此前的国内市场鲜有先例:以其拥有的4万头奶牛作为租赁资产,租期5年,换取融资7.5亿元。

奶牛有其固有的生命周期、产奶周期,而且容易生病死亡,辉山竟然能够用18750元每头的价格进行为期5年的活体租赁。

这一故事一度作为其借钱能力的证据。国企前身、知名品牌、当地政府的座上宾……也许都是杨凯融资更为容易的因素。2017年3月28日的债权人会议传出的消息则显示,债权银行被要求“不抽贷不压贷不起诉,帮助辉山乳业渡过难关”。

有报道显示,辉山乳业债务危机中,包括对外担保在内,金融机构所涉债权为380亿元。

辗转腾挪,“借钱能手”杨凯手中流过的数百亿资金流向了哪里呢?“辉山危机”爆发至今,其债务的准确总量和去向仍然是谜。

在外界看来,其依靠高杠杆借款支撑的多个项目难以形成盈利和持续的现金流,成为其债务危机的根源。

根据辉山官方介绍,辉山乳业先后投资200多亿,在辽宁省沈阳、锦州、阜新、抚顺、铁岭,江苏盐城等地投资建设了良种奶牛繁育及乳品加工产业集群项目。但事后人们发现这些项目大多处于停工状态,或者压根就未曾开工。

对此,一位乳业专家曾经表示,乳企可以选择的扩张市场领地的方式很多,或通过营销策略、或通过资产收购,而自建产业基地是“资金负担最重的一种”。此外,杨凯还投资多个房地产项目,但是在东北地区人口流出、经济增速下滑的大背景下,其投资的多个房地产项目销售状况均不理想。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暴跌发生后,市场传言杨凯“挪用资金30亿投资房地产”。

此时,辉山乳业只是中国部分上市企业的一个代表,在“大跃进”式的产业布局中,逐渐面临现金流萎缩、资金链紧绷的窘境。为了自救,公司又往往不惜代价以更高的杠杆和利率融资,最终因各自不同的原因资金链断裂、造成一招出错满盘皆输。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