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4.0版普京将出炉?俄反对派为何总沦为“大帝”陪跑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4 12:12:43

摘要:由于普京已经在12月6日出席俄罗斯高尔基汽车厂85周年庆典活动时宣布参选,就使得上述多人的参选基本上沦为了陪跑走过场。

4.0版普京将出炉?俄反对派为何总沦为“大帝”陪跑

赵灵敏

新一届俄罗斯总统大选将于2018年3月18日举行。目前已有十多人宣布参选,包括此前已多次参选的自由民主党领导人日里诺夫斯基、亚博卢党创始人亚夫林斯基、增长党领导人季托夫、真人秀节目制作人索布恰克等。俄共此次的参选人由党主席久加诺夫换成了莫斯科州“列宁国营农场”场长帕维尔•格鲁季宁。而由于普京已经在12月6日出席俄罗斯高尔基汽车厂85周年庆典活动时宣布参选,就使得上述多人的参选基本上沦为了陪跑走过场。

反腐斗士纳瓦尔尼

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在12月25日已经将有犯罪前科的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排除出了此次大选,理由是他今年2月因挪用公款被判监禁,缓期执行,前科仍然在案,没有撤销或服刑期满,无资格登记参选总统。这意味着普京不仅会当选,而且会赢得相当轻松。

现年41岁的纳瓦尔尼是普京目前的头号反对派,毕业于莫斯科人民友谊大学后成为一名房地产律师。借助于律师的职业身份,他多次在网上揭发俄罗斯政坛的腐败现象,其中有几次轰动一时,这为他积聚了相当的人气。纳瓦尔尼的成名作,是通过从俄罗斯国家审计局和国家石油管道公司那儿拿到的相关审计报告,以此揭发俄国家石油管道公司的官员从一条俄罗斯通向亚洲国家的石油管道工程中捞取了40亿美元的好处。又有一次,他在电视节目中面对所有听众读了一连串涉嫌贪腐的官员名字,揭发他们把子女塞到当地实权部门当一把手,从而使得这些人年纪轻轻就坐拥巨额财富。纳瓦尔尼并发出了这样的质问:“为什么这些天才的企业家少年,都是统一俄罗斯党党员的孩子?”

2017年3月,纳瓦尔尼通过社交媒体发布长视频,指控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通过非盈利组织等影子利益网络,大量占有国内豪宅与土地、塞浦路斯的游艇以及意大利的葡萄庄园,总额超过700亿卢布(约合12亿美元)。尽管此片在俄罗斯遭遇全面封锁,但在 YouTube 上的点击数依旧在短时间内超过 1150 万。3 月 26 日,俄罗斯 82 个城市的 6 万人走上街头,参加反贪腐游行,发展成近 5 年来俄最大规模的示威。

普京为何不可撼动

尽管纳瓦尔尼因为爆料而广为人知,但他在民调中的支持率并不高。2017年12月初,俄罗斯民意调查中心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普京的支持率攀升至83.5%,而纳瓦尔尼的支持率只有3%。事实上,这不是个别现象。纳瓦尔尼之前的多位反对派头面人物,无论是曾经担任副总理的涅姆佐夫还是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洛夫,无论他们的经历多么显赫,对普京的揭发多么彻底,都没能改变大多数俄罗斯人对他们漠然置之的态度。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在于:

普京在1999年最后一天接替叶利钦成为俄罗斯代总统。2000年3月普京得票率超过50%,正式当选总统。2004年3月14日,普京成功连任,得票率高达71%。2008年,基于宪法对俄罗斯总统任期的限制,普京没有参加总统大选。梅德韦杰夫成为了俄罗斯新总统,普京则出任总理。2012年3月7日,普京以刚刚过半的票数第三次当选俄罗斯总统。在过去的17年里,俄罗斯经济对能源的依赖越来越严重,经济结构越来越“沙特化”;普京、梅德韦杰夫两人把国家权力视为个人禁脔,私相授受;近年来因为克里米亚和乌克兰问题,俄罗斯遭到西方的严厉制裁,民众生活每况愈下。但即便如此,普京的地位依然不可撼动。

显然,俄罗斯人对国家领导人的期待和我们不一样。中国人有一种朴素的经济理性,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多强调“轻徭薄赋”,减轻民众负担等;同时热爱和平,认为对外战争要适可而止,不能穷兵黩武。而在俄罗斯历史上,伟人都是以对外大规模征服、对内残酷无情镇压著称的。也就是说,俄罗斯人在评价历史人物时相对不太在意经济和日常生活改善等层面,而更在乎他是否对外让俄罗斯长了志气,至于代价是什么并不重要。从彼得大帝、叶卡婕琳娜大帝一直到列宁、斯大林,都是这样的人。

普京则继承了他们的衣钵,很清楚他们统治的精髓所在。多年来,普京多次有意识操弄民粹,不惜牺牲国家长远利益,也要和西方叫板,而俄罗斯人就是吃这一套。比如吞并克里米亚,比如介入叙利亚内战,比如干涉美国和欧洲多国的大选,这些行为恶化了俄罗斯的国际环境,但俄罗斯人不管这些,他们要的就是眼下的爽,而普京总是能恰如其分地戳中这个G点,从而一茬茬地收割民意,一次次当选连任。从根本上讲,还是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领导人,人民需要能不计后果让他们HIGH起来的强人,当然最终就只能被这样的人所统治。

另外,在普京独大的情况下,他有足够的资源去对付反对派,不听话的寡头霍多尔科夫斯基远走德国,卡斯帕罗夫寓居西方,涅姆佐夫离奇身亡,纳瓦尔尼则多次遭到挪用公款的指控而被判缓刑,这些人的例子起到了很大的阻吓作用,使得反对派人才凋零,支离破碎。另外,俄罗斯反对派的理念价值观太过西化,无法激起普通俄罗斯人的共鸣;他们在传统媒体上无法发声,只能通过社交媒体,这也阻碍了他们影响特定年龄层次以外、以及大城市之外那些不使用社交媒体的俄罗斯人。(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