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银监会连发三“令箭” 去杠杆触及核心利益 中小银行将迎来最难熬年份

作者:胡金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12 20:58:25

摘要:1月9日,长三角多家中小银行相关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银行最难熬的年份要来了,从三份文件来看,很多创新中间业务都不能做,要完全做到银监会的文件要求无异于自断手脚。

银监会连发三“令箭” 去杠杆触及核心利益 中小银行将迎来最难熬年份

本报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2018年的冬天,对于国内商业银行而言,显得格外寒冷!

自央行在2017年11月下发《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后,1月5日,中国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2018年第1号)、《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三份文件,深化“弱化同业,服务实体;限制非标,防范风险”监管方向,一场轰轰烈烈的银行业去杠杆大戏拉开帷幕。

“截至2016年末,我国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是13.28%,是非常健康的水平,近几年也保持稳定,所以表面上看,银行的杠杆水平并不高。但是事情这么简单就好了,随着经济下行,银行惜贷情形严重,而银行业务的信用链条也变得冗长,银行业隐性的债务杠杆率已经很难明确统计。隐性杠杆主要包括庞大的表外理财业务和通过非银机构作为信用中介贷出去的资金,这两大块资金总规模高达150万亿元之巨,这其中的风险如何化解成为今年银行业监管的重中之重。”国泰君安证券银行业投研团队发布的分析报告指出。

1月9日,长三角多家中小银行相关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银行最难熬的年份要来了,从三份文件来看,很多创新中间业务都不能做,要完全做到银监会的文件要求无异于自断手脚。

触及核心利益

在银行业内人士看来,银监会所发的三道文件,每一份都是紧箍咒。

在这三份文件中,银监会明确规定商业银行不得代委托人确定借款人,不得参与贷款决策,不得提供各种形式担保;委托人应自行确定委托贷款的借款人,对借款人资质、贷款项目等进行审查,并承担委托贷款的信用风险。

在委托贷款的资金来源方面,商业银行不得接受受托管理的他人资金、银行的授信资金、具有特定用途的各类专项基金、其他债务性资金和无法证明来源的资金等发放委托贷款。此外,委托贷款的资金用途方面,资金不得用于生产、经营或投资国家禁止的领域和用途,不得从事债券、期货、金融衍生品、资产管理产品等投资,不得作为注册资本金、注册验资,不得用于股本权益性投资或增资扩股等。

“可以说,从对发行各类型理财产品打破刚性兑付到切断与非银机构之间资金通道,从对同业存单的比例要求到对委托贷款的穿透型监管,每一项细化的业务要求无一不是触及银行的核心利益,在息差收益日益缩窄的情况下,银行业利润的增长主要来自表内外发行代销的产品,发放的各类委托贷款,以及处于灰色地带的隐性杠杆业务。这对于今年银行业利润继续下降产生很大的影响。”1月10日,江苏一家股份制银行不愿透露姓名的副行长表示。

以同业存单为例,这位副行长指出,今年银行同业存单发行量将大幅降低,在总量压缩的背景下,3个月以上期限的同业存单发行量将增加,中小银行的利润空间则会被进一步压缩,2018年不排除个别中小银行出现流动性风险最终被托管的可能。

记者了解到,就在2017年12月,商业银行同业存单发行规模突破2万亿元,而且1个月、3个月、6个月同业存单发行利率连续十几个交易日超过5%,创出2015年4月份以来的最长纪录。此现象的背后,发行利率高折射了小银行资金需求迫切,利润空间也被进一步压缩,但为了续命,已无其他办法。

“银行理财委外这一块也会大幅缩减。实际上2017年已经比2016年大幅减少了,因为这个方向是不受政策鼓励的。大家最关心的还是资管新规最终怎样制定,何时落实。”上海某国有商业银行分行负责人透露。

事实上,对这三道监管令感到最不安的还是中小商业银行。来自中信证券的测算显示,国有银行有约8.03%的理财资金委托外部机构进行投资,股份制银行委外占比约为9.73%,城商行、农商行则分别达到了24.86%、49.68%。

“银行理财主要以固定收益类的债券和非标债权投资为主,投资集中度较高,产品仍以预期收益型为主,所以实际上管理人承担了最后的兑付压力,承担了一定的市场风险。近年来,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主的中小银行理财业务发展迅速,但由于其业务起步晚,抗风险能力较弱,因此相比大型银行而言,中小银行面临的压力更大。”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潘东指出。

普益标准研究员魏骥遥则称,在穿透登记规则下,对银行理财委外的冲击较大,且对中小银行的冲击明显高于大型银行。他认为,大型银行由于主动管理能力较强,投资团队建设更为完善,因此对于外部机构的需求较小。而中小银行相对较弱的主动管理能力促使其对委外业务的需求更为强烈。因此当委外理财的监管收紧后,小型银行受到的冲击更大。

中小银行的流动性“大考”

银行业去杠杆,受影响最大的毫无疑问是国内众多的中小银行,而去杆杠引发的是流动性大考。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1月10日,哈尔滨银行、青岛农商行和苏州银行进行了预披露;1月9日,青岛银行和威海市商业银行进行了预披露;1月5日,重庆农商行进行了预披露;去年12月29日,厦门农商行进行了预披露;去年12月12日,长沙银行进行了预披露;去年12月1日,厦门银行进行了预披露。而早些时候,包括郑州银行、浙商银行、浙江大丰农商行等多家银行都进行了预披露。根据中国证监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截至1月4日,共有17家银行的IPO申请正在排队,其中,上交所11家,深交所中小板6家。

这么多家中小银行扎堆IPO,A股银行板块的大扩容,其背后掩藏的都是中小银行缺钱、缺钱、还是缺钱。

“中小银行资本充足率快速下滑、业务又快速扩张,利润空间被压缩,不良贷款率大幅升高,在去杠杆背景下,上市融资已经成为救急的重要办法。”1月12日,上述一家排队等候上市的苏南地区城商行负责人坦言。

对此,兴业研究发布研报指出,近年来随着中小银行负债的不断扩张,新增的资产与负债期限结构的不匹配逐渐增加了机构的流动性风险,部分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的资产负债结构有向低流动性资产对接高波动性负债转移的趋势,中小银行的流动性风险值得关注。

“尤其是城商行,若监管新规付诸实施,其将面临较大的流动性压力。截至2017年12月7日,共有113家发债城商行公布2016年年度财务数据,其中,有42家城商行未达到100%的标准,35家城商行在100%-120%的区间,城商行达标的压力较大。与城商行相比,农商行流动性压力相对较轻,公布2016年财务报表的发债农商行共154家,其中13家未达到100%的标准,45家银行在100%-120%的区间。随着市场利率的逐渐抬升,中小银行近期面临着成本和流动性的双重考验。”兴业证券称。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