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赌协议惹的祸 辉丰股份子公司虚增业绩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18 15:40:25

摘要:上市公司进行外延式收购有风险。

对赌协议惹的祸 辉丰股份子公司虚增业绩

本报记者 许金民 成都报道

上市公司进行外延式收购有风险。

辉丰股份(002496,SZ)近日对外承认,子公司科菲特(837367)存在虚增业绩的可能,目前已确认的金额为3390.29万元,其余待查。

科菲特之所以造假,在辉丰股份方面看来,就在于当初入股时双方曾签下了业绩对赌协议;为了完成业绩承诺,于是对方动起了手脚。

因为一项诉讼,此事直到最近才得以曝光;辉丰股份方面承诺,待整个事件核实之后,公司将对投资者进行交代。

诉讼牵出业绩造假

科菲特被曝出业绩造假源自于安洽化工的起诉,后者是科菲特的供应商,两家公司一直存在着业务上往来。

双方曾签署过9份溴苯采购及销售协议,结果安洽化工完成了供货,科菲特却没有支付货款。

这项货款金额总计约为774.08万元,由于科菲特单方面违约,自然也就触发了合同中的违约金条款,违约金为77.41万元。

为了追讨欠款,2016年12月,安洽化工一纸诉状将科菲特告上了法院;2017年1月,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

2017年6月,该院作出判决,判定安洽化工胜诉。对于此事,曾在新三板挂牌的科菲特一直没有对外披露,直到今年1月5日才补发了公告。

辉丰股份也只是在2016年年报中对该项诉讼有过简单记载,并草草确认了851.49万元“预计负债”了事。

不过,事件并非辉丰股份设想的那么简单。近期,有投资者致电深交所投诉称,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中还记载了科菲特虚增业绩一事。

为此,深交所迅速对辉丰股份下发了《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进行核查,并将核查结果进行汇报;1月17日,辉丰股份做了初步回复。

他们承认,在2012年科菲特的销售收入中有3390.29万元存在虚增的可能;2013-2015年,科菲特对这部分销售收入予以了部分冲回,累计冲回1611.1万元,尚余1779.19万元。

由于合并报表的缘故,这种造假同样导致辉丰股份的财报失真,2012年可能虚增净利润234.62万元。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当年(2012年)辉丰股份的销售收入为16.67亿元,净利润为1.16亿元;“看上去影响较小,但要注意,这只是已确认的部分而已。”深圳龙腾资产研究员黄向阳表示。

自买自卖虚增业绩

《华夏时报》记者以投资者致电公司询问,相关负责人进行了详细解答。

原来,2011年6月辉丰股份动用3,000万元超募资金入股科菲特时,他们曾与原科菲特的股东朱光华、柏敏卿、吴忠等签署过“抽屉协议”,涉及业绩对赌。

朱光华等人承诺,2011年-2015年科菲特的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800万元、1000万元、1200万元、1500万元、2000万元,若未完成,将用现金双倍补偿。

“既然原股东方作了保证,为了不干扰他们完成业绩目标,我们也就只能放手让他们去做。”辉丰股份上述负责人表示。

于是,在2011-2016年担任科菲特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期间,朱光华便利用自己控制的企业与科菲特进行交易。

“简单的说,就是朱光华并没有把科菲特的货物卖给第三方,而是卖给了自己,以此虚增业绩完成承诺。”一位熟悉公司内情的工作人员透露。

该工作人员甚至表示:“据我所知,安洽化工好像是朱光华的姐夫开的公司,说不定实际控制人就是朱光华。”

为了让交易显得更真实,科菲特有关人员还涉嫌伪造金融票证;目前,辉丰股份已经向当地公安部门报送了举报材料。

科菲特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工商注册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7月,注册资本4000万元,主要生产联苯醇,产能为2000吨/年。

黄向阳解释:“辉丰股份是一家农药上市公司,现拥有1500吨/年联苯菊酯(杀虫剂),联苯醇正是联苯菊酯的原料,这是他们当初入股的目的。”

编辑:靳广瑞 主编:蒋宏晨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