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美国的全球战略收缩了吗?其实是在另起炉灶酝酿新的国际秩序

作者:庞中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22 10:16:45

摘要:这次号称 “联合国军”的参加国为解决朝鲜问题而再次聚首,其在解决朝鲜核武问题上的效果当然是有限的。

美国的全球战略收缩了吗?其实是在另起炉灶酝酿新的国际秩序

u=2165201578,341894476&fm=173&s=E57130C42423AB5D34506C810300B088&w=500&h=317&img.jpg

当地时间1月16日,加拿大温哥华20国外长会议举行

庞中英

首先要指出的是,由于太过集中于批评,上周在温哥华举行的关于朝鲜问题的20国会议的主流评论没有从未来全球国际合作,甚至新的国际秩序产生的角度进行。所以,本文有必要补上这一观察不足。

这次号称 “联合国军”的参加国为解决朝鲜问题而再次聚首,其在解决朝鲜核武问题上的效果当然是有限的。尽管中国和俄罗斯等没有参加会议,但无论是美国还是加拿大,都会把会议内容通报中国。在朝鲜问题上,以美国为首的攸关方仍然需要中国和俄罗斯的合作。

“印太”战略,寻求新的国际秩序?

当年“联合国军”出兵朝鲜时,还是婴儿的联合国已经因为冷战的爆发而瘫痪、分裂。联合国是美苏冲突的外交场所。朝鲜战争的爆发,是总体冷战的局部热战。不过,即便如此,无论是美国还是苏联,都仍然重视联合国的价值。“联合国军”就是最好的说明。联合国在冷战和热战中保留下来了。如果联合国当时解散了,就不叫“冷战”了。冷战的绝妙之处就是不管联合国有用没用它都在那儿。

温哥华20国会议当然不是另一种20国集团,但却具有美国依靠其盟国集团另起炉灶的含义。

冷战结束后,联合国代表的国际秩序进入新阶段。美国则在推动以自己为中心的新秩序——“单极世界”。冷战后的国际秩序代表了许多前所未闻的东西。在经济(尤其是金融)意义上和技术上,是“全球化”;在政治意义上,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艾启肯百里所说的“自由利维坦”。但是,不幸的是,这一冷战后的国际秩序在经历快速“崛起”后,也快速“沉沦”。在过去的近30年,冷战后国际秩序完成了“崛起和沉沦”的过程。目前,这一秩序的衰落尚未到达其终点,但是也差不多接近终点了。

美国是目前的多边体制或者国际秩序危机的主要根源之一,但这场危机也重创美国。那么,美国怎么回应多边体制危机呢?

环球范围,人们普遍注意和批评特朗普政府在其第一年,相继退出了一些联合国机构(如教科文组织)。其实,这种退出是特朗普政府在应对冷战后的国际秩序危机和衰退的方式。当然,美国的退出加剧了现存国际秩序的危机,但美国在塑造一种新的国际秩序方面的动作,被人们大大地忽略了。

特朗普的美国政府并不是一个美国传统上的“孤立主义”政府。美国的全球战略也没有真正收缩。

特朗普政府,一如前几届美国政府,一方面批评联合国、拖欠会费,另一方面却没有退出联合国,在利用联合国的剩余价值。在制裁朝鲜上,特朗普政府可谓用足了联合国安理会。

温哥华20国会议,其初心并非要“分裂”联合国安理会,而是昔日盟友的聚会。这样的聚会对于特朗普政府寻求新的国际秩序不无意义。至少,特朗普政府在多边秩序的危机中再次感到其对盟国体系的号召力犹在。

此前,特朗普政府用“印太”概念组织了一种新的跨地区秩序。这一秩序不仅扬弃了美国实行了20多年的“亚太”秩序,而且直接针对“一带一路”的国际秩序成果——中国代表的新的国际秩序。一般评论淡化了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确实,我们应该“藐视”特朗普的“印太”战略。但是,从寻求替代性的国际秩序角度,“印太”正是美国等应付国际秩序危机的一个重要安排。我们应该重视而不是轻视“印太”战略。美日澳和印度等都是极其重要的战略国,他们之间有差异、有矛盾,但是,因为中国,他们联合起来了。“印太”平衡了中国的“海洋强国”和“一带一路”计划。

特朗普政府还在探索其他的国际秩序替代。预计在2018年以后,如果特朗普政府在国内的权力基础得到巩固(即取得美国中期选举的胜利),其在国际上探索替代性国际秩序的企图和动作将会更多。

欧、中合作,塑造未来的国际秩序

不仅是美国,欧洲国家对国际秩序的危机感受更深,所以也在探索能够替代即将全面逝去的冷战后国际秩序的新安排。

法国和德国在其国内的民粹主义压力下,在英国脱离欧盟的冲击下,再次联手,推出了欧盟和欧元区的复兴计划。法德等仍然要依靠欧盟寻求在全球的大国地位。今年年初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访华,与以往欧洲领导人在中国以签署经贸大单为实、高举一些在全球政治上的“正确”口号为虚的访问不同。面对国际秩序的危机,这些欧盟国家与中国的新接触,最大的考虑之一是探索新的国际秩序。对于这一点,我们不能不重视。从塑造未来国际秩序的角度,马克龙的访华是有收获的。

欧洲国家试图在中国发起的一些具有新的国际秩序意义的国际机构(如亚投行)和全球倡议(一带一路)上深度嵌入,通过介入而不是如美日印等不介入却反对的路径,欧洲在影响亚投行和“一带一路”的根本方向,以防止出现围绕亚投行或者“一带一路”中国主导的新秩序。

法国、德国试图与中国合作拯救伊核协议——冷战后秩序的最具标志性的一个成果。这个成果代表着欧盟的“规范性实力”在解决核不扩散这一全球顽症上的胜利。如果美国特朗普政府最终“废了”伊核协议,将是对欧盟国际角色的重大打击。马克龙等必须与伊核协议的保证人之一的中国协商美国退出伊核带来的局面。目前,他们极力劝说特朗普政府等不要这样做。

欧盟在世界上的做法与美国越来越不同。欧洲国家和欧盟越来越觉得自己才是取代美国留下的“国际领导真空”的替代人选。欧洲遇到了越来越愿意承担更大国际责任、越来越发挥国际领导的中国。这对欧洲即是机会,也是挑战。欧洲与中国要在国际领导上合作——塑造一种联合领导,还是欧洲与中国在国际领导上产生冲突?

显然,欧、中联合领导难以现实。但是,欧、中在国际领导上发生冲突,也不符合双方利益。在目前阶段,中国承担更大国际责任、提供更多国际公共产品,毕竟符合欧洲利益。马克龙等的访华表明,欧、中合作本身就在塑造着未来前所未有的国际秩序:寻求与中国的合作应对多边体制的危机,预防国际秩序崩溃带来不堪设想的后果。但是,欧洲也在预防中国成为替代美国的新霸权,他们对“一带一路”等的“支持”本质上是有条件的、有保留的。

中国是国际秩序的挑战者?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地缘政治在全球范围内大回归,尽管有实力的国家更加倚重其实力,缺少实力的国家寻求自保、扩军备战,但是,只要中国和欧洲仍然奉行多边主义,多边合作仍然作用。

在政治外交的叙述上,中国强调不另起炉灶,强调维持国际秩序的重要性。但是,别人未必认为我们不另起炉灶。最近,研究国际秩序的来自美英等的评论家都指出,中国正在推出一种新的国际秩序——以“中国模式”为基础的不同于现存国际秩序的新秩序。在实践上,特朗普政府在其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RSS)中,明确把中国和俄罗斯称为国际秩序的“修正主义者”,即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挑战者。

特朗普政府指责中国是国际秩序的修正者和挑战者,引起了中国等的广泛注意。但是,这是报告起草者和批准者的一大败笔,显示了美国现政权的外交政策充满了内在矛盾。美国说中国挑战国际秩序,难道美国是国际秩序的维护者?美国显然不是。目前是中国而不是美国在维护现存的国际秩序。这一点,美国不少评论家公允地指出了,是中国在支持联合国和全球化的继续。中国的“修正”不是推倒老旧的旧秩序,而是修补或者维修,即改革旧秩序。改革是延续1945年国际秩序的唯一方法。而美国,只要一言不合,则干脆退出,此种特朗普风格对国际秩序的打击是致命的。(作者为著名国际政治学者,现为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国际金融论坛学术委员)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