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领投鸟、雅堂金融等连续清盘 自身原因还是监管倒逼?

作者:金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26 22:37:48

摘要:最近,P2P平台接二连三的暴雷、清盘、退出,掀起新一轮高潮,其中不乏百亿级的平台,而在这些平台的公告中,无一例外地都提到“监管整治”等要求。

领投鸟、雅堂金融等连续清盘  自身原因还是监管倒逼?

■本报记者 金微 北京报道

最近,P2P平台接二连三的暴雷、清盘、退出,掀起新一轮高潮,其中不乏百亿级的平台,而在这些平台的公告中,无一例外地都提到“监管整治”等要求。

众所周知的是,目前P2P平台正在整改备案,备案家数不乐观,之前新华社报道,上海备案将从严把握,预计仅有5-8家机构能获得首批的备案登记,大大低于预期。在网贷备案高压之下,部分平台主动选择性退出另寻出路不失为一种合理选择,但有些自融性违规平台借机甩锅给监管,让监管人士也直呼“压力山大”。

平台纷纷清盘

1月21日,财佰通官网首页突现一则红色公告。该公告称,根据国家和省关于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部署要求,我市相关部门在对财佰通组织开展核查过程中,发现该公司涉嫌违法违规,政府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并成立工作组进驻该公司。目前,财佰通科技有限公司已暂停相关业务。

1月22日,上海平台91投连续发布逾期兑付、停发标两则公告,公司称目前处于转型期,但对于何时兑付及发标,并未给出具体时间。

1月23日,领投鸟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决定停止平台运营及备案,进入正常清算流程。同一天,雅堂金融在其官网发布公告宣布退出P2P业务。公告称,为响应国家相关政策要求,公司决定从即日起主动退出P2P业务,并成立清退小组,将在3个工作日内制定出让投资人满意的退出计划和方案。

这几家平台中,有的 “清盘”公告来得太过突然,此前毫无预兆,平台的投资者更是从未收到任何预警信息,而且规模不小,涉及投资者众,目前已有雅堂金融等平台投资者到平台所在地维权。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几家宣布清盘的平台成交规模不小,且部分有资金存管等资质。

其中,像“领投鸟”是红糖集团旗下互联网金融信息平台,累计投资金额30亿29万元,平台注册用户42万多人。

上述公告透露,截至2018年1月23日,领投鸟实际本金量为3亿1000万人民币,考虑到放贷资产周期拆分以及可能的回款逾期违约情况,领投鸟做出清算安排,预计在2019年12月31日前结算完成100%的用户本金。

至于为何清盘退出?领投鸟在公告中称,由于大量监管政策不断出台,对现有的P2P平台产生极大的冲击。领投鸟经历了转型升级和监管考验,于2017年12月6日收到备案许可,正式进入备案周期。但是作为融资端一直属于小众平台,无法通过规模优势降低成本。公司最终决定停止领投鸟的平台运营及备案,进入正常清算流程。

有报道显示,1月12日,上海市普陀区金融办在普陀区人民政府召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整改验收及现金贷专项整治会议”,仅有8家P2P平台受邀参加,其中领投鸟被列于普陀区政府首批整改名单,列入首批整改名单意味着进入备案名单之列。

除了领投鸟,另一家清盘平台财佰通累计借贷总额已超18亿元,且财佰通于2017年9月获得信息系统安全等保三级认证,同年10月30日正式上线厦门国际银行存管业务。

但有报道称财佰通涉嫌自融,其发布的新品“优期贷”显示,平台与泉州市优呼呼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值得注意的是,泉州市优呼呼科技有限公司原法人陈乐亨为财佰通公司员工,而“优期贷”项目中,借款人担保公司广东聚百川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的法人姚伟鸿也是财佰通公司员工。

1月23日,福建省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发布通告,财佰通科技有限公司因涉嫌违法犯罪,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立案侦查,案件正在侦办中。

有些平台自融

在最近清盘的系列平台中,雅堂金融无疑是规模最大的一家。1月23日,雅堂金融发布退出P2P业务的公告同样强调,为响应国家相关政策要求,公司决定从即日起主动退出P2P业务,并成立清退小组,将在3个工作日内制定出让投资人满意的退出计划和方案。

有公开报道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中,雅堂金融官网显示交易额高达近百亿,待收超过10亿。目前平台已无法查询最新交易数据,但规模也不小。

资料显示,雅堂金融于2012年6月上线,运营主体为成都雅堂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法人代表及大股东为杨定平。

从官网发布的雅堂控股集团战略规划图中可以看出,雅堂金融主要为雅堂电商服务,而雅堂电商的运营主体深圳市雅堂家居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也是杨定平旗下产业。

雅堂金融此前宣传,公司定位为雅堂电商供应链金融平台,专注家具产业链细分领域,为雅堂电商家具产业链提供专业、可持续的金融服务。但是这个平台发布的多个借款标的显示为“自融”。

《华夏时报》此前报道,2017年6月起,雅堂金融的多个标的明确写着为其股东或旗下产业融资,其中一个借款标的明确写着借款为“雅堂控股集团参股企业股东融资”,另一只创业标中也明确地写着“融资项目为雅堂家具馆。”而自融是P2P平台不可逾越的红线。

有知情人士表示,雅堂金融其实从最开始就是自融,自融的资金就是来做高端卖场,产品卖不动又要付利息,这个游戏自然玩不转,雅堂并不是做真正的供应链金融。

事实上,在雅堂金融退出前,其退出了高息返现活动,年化收益一度高达60%,不少羊毛群都发布了 “投资1万返500元”、“1万月撸480元”等信息。有资深投资人士表示,凭借高息活动雅堂一个月募了10亿,像 “钱宝、蛙宝、雅堂,被称为‘两宝一汤(堂)’,雅堂时代跟着钱宝、蛙宝结束了。”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有些平台是自身有问题,但是从清盘公告看基本都把原因推到整改上来了,“整改整治是外因,内部经营问题是内因,二者缺一不可。”

目前,各大平台备案忙,公司上上下下几乎都围着备案转。融360一份报告称,即便监管层没有设置数量指标,能够首批备案成功的平台数也非常有限。从全国来看,能够拿到首批备案的平台将不超过400家。

有平台负责人坦言,备案压力的的确确要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即使是一个公司内的工作人员也感受到不同程度的压力,“平台退出也好,不用像我们天天忙最终可能还是一场空。”该人士认为,与其等到截止期被封网或者兼并,或者辅助清退,倒不如现在自行清退,早前把资源转走,转业其他领域。

大量平台清盘,尤其要警惕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和群体性事件。

责任编辑:吴丽华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
金微
金微

金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领域:宏观经济、农业、PPP、互联网金融等;江西人,曾供职于新华社导报、每日经济新闻,代表作品:转基因动物异常事件、铁路资产低估案、城镇化变形记、三大主粮全线下跌等。微信公众号:记者金微(jinway2020)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