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项目逾期四月无力兑付 山西信托命悬生死线?

作者:吴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27 13:19:47

摘要:1月25日,《华夏时报》记者获悉,山西信托-信达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已逾期近四个月,至今仍未得到解决。对于“信达3号”违约等诸多问题,本报记者拨打了山西信托该项目的项目经理王超以及山西信托办公室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项目逾期四月无力兑付   山西信托命悬生死线?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1月25日,《华夏时报》记者获悉,山西信托-信达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已逾期近四个月,至今仍未得到解决。对于“信达3号”违约等诸多问题,本报记者拨打了山西信托该项目的项目经理王超以及山西信托办公室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此外,近日银行间市场披露的未经审计的62家信托公司财报显示,山西信托以0.73亿元的净利润排名倒数第二。且山西信托作为一家区域性信托公司,近年来受到山西省经济环境尤其是矿产和煤炭等行业有所恶化的影响,其经营状况也一直不佳。

山西信托一位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内部人士甚至表示,现在的山西信托就是在生死线上,“死了,那就死了。活下来,就是蓝海”。

“信达3号” 2.2亿违约

据了解,“信达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总规模人民币2.2亿元,其中:信托计划(一期)信托规模5000万元;信托计划(二期)信托规模人民币1.7亿元。该信托项目募集资金主要用于补充借款人山西广生堂医药批发有限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

一位购买了信达3号产品的张姓投资者表示,其于2016年9月27日认购信达3号并签署信托合同,认购金额100万元整,预期年化收益8.5%,于2016年9月27日正式成立起息。根据信托合同规定付息方式是年度付息,按照约定,信托公司将会在2017年9月27日后的10个工作日内支付第一次利息。

但截至记者发稿,山西信托仍未向投资人还本付息。

值得一提的是,项目延期兑付山西信托方面并未主动向投资者说明延期情况,据张姓投资者反映是其主动拨打官方电话咨询后,才得知项目延期。山西信托向其表示融资方资金紧张现在无法还本付息,但并未说明延期的具体原因以及可以兑付本息的具体时间。

本报记者了解道,该笔贷款对应抵押物为运城市豪德贸易广场开发有限公司提供的位于运城市盐湖区机场北路豪德光彩贸易广场40419.99平米商业房产,估价为34919.76万元,并签署《抵押合同》;保证人运城广生堂药品零售连锁有限公司、山西锦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保证并签署《保证合同》;借款人全亚锦夫妇、实际控制人全亚林夫妇承担个人财产连带责任保证并签署《保证合同》,上述合同均办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手续。

根据山西信托第一季度管理报告显示,其借款人因正在积极筹款拟入股中原银行上市前定增事宜,导致其公司现金流紧张,无法支付2016年四季度及2017年一季度利息。中原银行拟于2017年筹划上市,上市前拟对原股东进行配额增发,借款人获取配额2亿股,每股价格1.99元,总计近4亿元。

随后,其第二季度管理报告称,因借款人资金紧张,未支付2016年四季度至2017年二季度利息。到了第三季度,山西信托在其管理报告中表示,按照合同约定,项目成立满一年需向受益人分配一年期信托收益,因借款人资金紧张,未支付2016年四季度至2017年三季度利息,无法向受益人支付第一年信托收益。

但中原银行已于2017年7月19日在港股上市,上市首日开报2.52元,较上市价升3%,虽然之后一路下跌至2.19元,但截至2018年1月25日收盘,其股价已回升至2.42元。

对此,前述张姓投资者质疑道:“如果真如季报所说,融资方已投中原银行,那现在完全可以抛售中原银行股份变现,兑付的、本金和利息。

融资方已被纳入失信名单

山西信托在管理报告中称,报告期内多次赴山西广生堂医药批发有限公司,督促其通过多种渠道及方式筹集资金,归还欠款。报告指出:目前,‘信达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借款人持续经营,抵押物价值未发生变化,公司计划通过盘活借款人和担保人其他关联企业和资产以化解该项目风险;公司正在就‘锦佳星河湾’开发项目后续合作事宜进行前期沟通和方案设计工作,该项目将为借款人带来销售回款已达盘活资产实现现金流,以尽快归还信托本息,实现多数风险的化解。

不过,张姓投资者认为,山西信托对本项目尽调不尽责。融资方“山西广生堂医药批发有限公司”提供的抵押物不足值,而信托公司也认可了评估结果。

“我打过中介电话咨询过山西运城房价,那边房价很低,每平米在3000元左右,远远达不到尽调里提及的评估金额每平米8000多元。”该张姓投资者告诉本报记者。

另外,据本报记者了解,该项目的融资方山西广生堂医药批发有限公司曾在2013年通过华澳信托发行过两款总计3亿元的信托产品,但因该融资方的下属企业实际盈利能力存疑;用来作为融资抵押物的部分资产被疑估值过高,其中一宗地块更是因5年未开工一度被地方政府发文要求收回,导致项目2015年到期也没有兑付。该融资方2016年3月就被法院立案追讨欠款6000余万,被纳入失信人名单。

对此,前述张姓投资者质疑山西信托存在严重失职,尽调失实,瞒报融资方真实情况。

她对本报记者表示:“我们多次联系山西信托经理王超,联系了快4个月,每次都说在积极处理,可是一直没有进展,信托经理说融资方已经同意了就“锦佳星河湾”(非项目抵押物)进行盘活资金,但是双方对于细节这块一直没有敲定,也没办法给我们投资者一个大概的时间。”

暗示工行收购

值得注意的是,山西信托方面不断暗示投资者,中国工商银行要入驻山西信托买走51%的股权,到时候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事实上,2017年8月山西信托确被传出将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并出让控股权,工商银行有意借此良机拿下信托牌照,双方的洽谈已久。彼时,工商银行表示“对外界传闻不作评论。工行一贯履行信息披露职责,凡确切消息都会主动披露。”

一位山西信托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公司目前确实在寻求战略投资者,工行算是接触比较深入的一个战略投资者,应该会控股51%,但方案和结果不由信托公司掌握,而是由股东具体实施。”

1月26日,本报记者再次向工商银行确认此消息,但对方仅表示:“没有最新回应。”

命悬生死线?

公开资料显示,山西信托前身为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成立于1985年4月1日的山西省经济开发投资公司,2013年4月,更名为山西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13.57亿元,其中山西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0.7%,太原市海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8.3%,山西国际电力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

作为一家中小型信托公司,山西信托近年来,营业收入一直不佳。

2015年,山西信托实现营业收入3.59亿元,同比下降44.34%;实现净利润9389万元,同比下降51.82%。2016年,山西信托业绩再次“双降”,营业收入2.82亿元,同比下降21.45%;净利润8394万元,同比下降10.59%。近日银行间市场披露62家信托公司业绩数据显示,山西信托2017年营业收入3.12亿元,净利润0.73亿元,位列第61名,仅高于华宸信托。这也意味着,光是信达3号的违约款就需要花掉山西信托超过两年的净利润。

对此,上述山西信托内部人士说道:“导致营收和净利下滑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主动管理严重收缩;二是风险事件导致发行成本急剧上升,失去竞争力;三是资本实力限制了包括资产证券化等新业务的开展。”

而从山西信托的资产分布来看,其历年在实业方面的投资占比都非常高,2013、2014、2015、2016年分别占56.15%、46.79%、38.35%、35.55%。

由于受实体经济景气度下滑、企业盈利增速放缓、偿债压力加大等多重因素影响,山西信托在实业方面的投资也在逐年下降,但相比于同行,占比仍然较高。

此外,山西信托近年来曝出的风险事件亦不在少数。最为知名的就是,2013年山西联盛能源集团破产案。当时被卷入其中的多家信托公司中就有山西信托,涉及规模5亿元,时至今日,该案仍然悬而未决。

其年报还显示,山西信托在信托业务方面还涉及多起重大未决诉讼案件。其中包括甘肃七个井矿业有限公司,涉案本金5.25亿元;山西昔阳安顺三都煤业公司,涉案本金6亿元。

上述山西信托内部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信达3号短期应该兑付不了,兑付一个,其他的怎么办?运城大面积抽贷,基本没有活下来几个企业。整个晋南地区抽贷严重,死了一大批企业,能爆的早就爆了,无非是借新还旧,隔离风险,尽力盘活资产,我们晋南地区的项目后来就没做了,最近两年主要做通道和担保合作给中小企业放款。”

“其实,我们自有项目能接的都接了,尽量不让委托人受损,但现在连自有项目也接不起了。在我们看来,虽然整个金融业都在地震,但是其实大资管时代,最失落的就是信托。但监管过后,留下的非标渠道反而只有信托好使了,虽然限制多了,但是我们是具有合法牌照的金融机构,只要资金来源、资金用途符合国家监管方向,就可以做。但基金子公司、券商、私募再符合,也都不能做了”

“所以说现在的山西信托就是在生死线上,死了,那就死了。活下来,就是蓝海。”他说道。

责任编辑:吴丽华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