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IPO被否泰达新材复牌跌七成 新三板突降转板风险

作者:刘思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2-1 09:30:15

摘要:进入2018年以来,IPO审核骤然收紧,在此情形下,新三板企业转板通过率跌至冰点。

IPO被否泰达新材复牌跌七成    新三板突降转板风险

本报记者 刘思希 北京报道

进入2018年以来,IPO审核骤然收紧,在此情形下,新三板企业转板通过率跌至冰点。据记者统计,截至1月31日,2018年首月已有11家新三板企业上会,仅有4家获得通过,IPO通过率仅为36%。与2017年数据形成鲜明对比。

由于审核的从严,撤回终止IPO的挂牌企业亦悄然增多,记者注意到,其中不乏已经辛苦排队半年多、排名一百多位的企业,也在临近上会时停下了脚步。有业内人士感叹,挂牌企业在主板与新三板之间兜兜转转且未能成功过会者,留给它们的境遇往往会是“兔死狗烹”。

转板被否明显上升

新一届发审委履职以来,IPO审核速度明显加快。1月3日,中国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对3家企业首发申请进行审核,结果显示有2家公司获通过,其中便有新三板企业泰林生物该公司也成为新三板2018年首家过会的挂牌公司。

两天后,新三板再次传来喜讯。当日证监会第十七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了3家IPO企业,2家通过,1家被否。其中,润建通信成为今年第二家过会的新三板企业,也是又一家曾含有“三类股东”的新三板过会企业。据了解,IPO 排队期间,润建通信先在新三板摘牌,然后将三类股东持有的股份转让给产品原始持有人或公司实控人。

在润建通信过会后不久,困扰新三板挂牌企业IPO的“三类股东”问题,也终于有了明确说法。1月12日,证监会发言人常德鹏明确了申请IPO的新三板挂牌公司在涉及“三类股东”情况时的审核政策。概括而言,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不得为“三类股东”;符合监管要求的“三类股东”可以保留,但要做穿透式披露。

政策的逐渐明朗和前两次上会均有新三板企业获得通过,令后面排队审核的挂牌企业有些“小兴奋”。一待审核挂牌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他们认真分析了新一届发审委履职以来所关注的有关问题,并有针对性地做好了相关准备,过会应该问题不大。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正当部分投资者尚未从喜悦中回过头来之时,发审委再显神威。

1月17日,7家企业IPO集体上会,引起众多关注。但结果却是审7否3暂缓1,过会率为43%。值得注意的是,当日接受审核的4家新三板公司无一过会,天元集团、龙利得、时代装饰3家被否。而身处智慧医疗——体外诊断领域的明德生物成为此次新三板IPO唯一幸存的项目,遭发审委暂缓表决。

1月23日,新三板拟转板企业再遭重挫,证监会发审委对7家企业首发申请进行审核,结果包括新三板公司挖金客在内6家公司被否,仅浙江锋龙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获通过。至此挖金客成为今年第4家IPO被否的新三板公司。

1月26日,审核结果喜忧参半。当日有5家企业上发审会,其中仅1家获通过,为新三板公司宏川智慧,另外两家在新三板挂牌的公司春晖智控、贝斯达则遗憾被否。

1月30日,IPO审核延续高压风格,5家企业上会中除去临时取消审核的1家公司,剩下4家企业3过1被否。

其中,原新三板挂牌公司伯特利成为幸运儿。据悉,伯特利在今年1月16日安排上会后又临时取消。

据记者统计,截至1月31日,2018年已有11家新三板企业上会,仅有4家通过,通过率仅为36%。与2017年数据形成鲜明对比。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共有41家新三板企业IPO审核上会,其中发审委审核通过的企业有26家,占比63%;未通过审核的有12家,占比29%。

北京一家券商投行人士受访时表示,审核速度加快的背景下,部分排队企业匆忙上会,由于未能及时整改规范,“硬伤”容易暴露在发审委面前。同时,监管层的审核标准严苛,这类企业很容易“被否”。

从发审委会议提出询问的六类主要问题次数占比上看,上述11家新三板企业的被否问题中,持续盈利能力占比接近50%,较2017年全部IPO被否项目盈利能力问题占比高出不少。涉及合法合规的四类问题规范运营、财务报表规范、关联交易以及信息披露合计占比低于50%,较整体市场低了近20个百分点。

申请终止撤回增多

值得一体的是,大发审委履职以来,整个IPO环境也发生了明显变化。据前瞻IPO数据显示,2017年IPO整年的过会率有79.33%。2017年10月17日以来,10月-12月IPO过会率从64%、50%、57%,较为平稳。然而,2018年以来,截至1月31日,共有50家企业计划上会,通过家数仅有18家,占比36%;被否企业24家,占比48%,IPO过会率直线下降。

不得不说,无论是待过会企业还是拟转板公司,都感受到了沉重的过会压力。不少挂牌企业也打起了退堂鼓。

1月4日,新三板挂牌企业恒达新材称,公司于2017年12月28日召开第一届董事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撤回上市申请文件的议案。公司于当日向证监会申请撤回文件,并于2018年1月2日领取了行政许可通知书,公司上市的申请终止。

1月5日,多普泰发布公告表示,鉴于公司战略发展需要,经与东海证券充分沟通与友好协商,双方一致同意终止辅导,并于2017年12月28日签署了终止辅导的协议。

就在同一天,旺成科技也发布公告称,2017年12月25日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议案,公司拟调整上市计划,终止IPO申请并撤回申请文件。公司于1月5日收到了证监会通知书,根据规定,证监会决定终止对公司行政许可申请的审查。据悉,旺成科技是2017年6月20日向证监会提交IPO申请的,如今仅时隔半年。

据记者统计,截至1月31日,今年已有天大清源等4家公司终止辅导。在东北证券研究总监、新三板首席研究员付立春看来,新的审核动态机制正在形成,让符合标准的企业IPO尽快上市;同时,让不足够优质的企业知难而退,取消排队或者撤回资料。既保证过会企业的数量和质量,同时可解决IPO“堰塞湖”问题。

事实上,在去年11月9日-10日中国证券业协会举办的“证券公司保荐代表人系列培训班”上,证监会发行部有关人士表示,IPO审核将从“精细化审核机制、长效信息公示机制和常态化现场检查工作机制”三大机制来落实“从严监管”要求。“高压”审核态度延续。

跨市场套利难度加大

不得不说,新三板转板面临着巨大的风险。记者注意到,近期IPO失败而复牌交易的多只挂牌企业股价就惨遭抛弃。

1月30日,IPO被否的泰达新材复牌,全天跌幅超过70%,股价由开盘的18.53元最低跌至4.1元/股,创下了其二级市场最低价。截至收盘,泰达新材的收盘价为4.45元。

再往前推几天,金丹科技转板失利后开牌跌幅超过60%,收盘时股价只剩7.91元,全天下跌68.36%,成交1342万元。盘后控股股东不得不紧急发布了增持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吴灿华计划 6 个月内(2018 年 1 月 4 日至 2018 年 7 月 3 日)以自有资金拟增持股份数量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 2%,并且承诺这部分增持的股票在增持实施期间及法定期限内不减持。

记者注意到,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付立春认为,新的IPO机制将使跨市场套利难度加大。投资者将越来越理性审视当今的股市。流动性溢价逐渐削减,成长性溢价由于流动性溢价的降低而显现出来,成长性溢价将成为持续的估值溢价来源。投资者对于新上市的公司会以其在未来能否达到其预期的成长作为选择标准。

“最近大家看到IPO过会率这么低,说明我们的市场要分层,好的企业可以在新三板崛起,不一定只有一条路去IPO。”中阅资本总经理孙建波表示,对当前来说,资本寒冬已过,产业投资的春天刚刚开始。从资本市场来看,传统的巨头一定会带来全新的机会,新三板也正在酝酿全新的机会。

编辑:刘春燕 主编 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