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西南小水电站大开发 绿孔雀面临“灭顶之灾”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2-2 19:52:20

摘要:绿孔雀数量的减少,与栖息地的丧失有极大关系。中科院西双版纳植物园工作人员顾伯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绿孔雀喜欢生活在干燥开阔的热带季雨林,但从上世纪50年代以后,云南的热带季雨林被大面积砍伐,改种橡胶、香蕉等经济作物,使得绿孔雀被迫退缩到澜沧江、红河等人迹罕至的地区。

 西南小水电站大开发  绿孔雀面临“灭顶之灾”

本报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20世纪60年代以前,绿孔雀种群在中国云南还有比较多的数量。到了1995年,整个云南省的野生绿孔雀就只剩800-1100只了。而根据中科院昆明动物所2014年的调查,当前云南的绿孔雀种群数量可能已经不到500只,如果不尽快采取保护措施,10年内野生绿孔雀很有可能将会灭绝。

绿孔雀数量的减少,与栖息地的丧失有极大关系。中科院西双版纳植物园工作人员顾伯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绿孔雀喜欢生活在干燥开阔的热带季雨林,但从上世纪50年代以后,云南的热带季雨林被大面积砍伐,改种橡胶、香蕉等经济作物,使得绿孔雀被迫退缩到澜沧江、红河等人迹罕至的地区。

不过,在新的一轮西南水电大开发浪潮中,澜沧江、红河等地又面临着拦河筑坝的危机,新建的一个个水电站将淹没绿孔雀栖息的河滩。栖息地没了,绿孔雀还能生存么?

20年间数量腰斩

1992年至1995年,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曾经对云南省的绿孔雀做过一个比较全面的调查,结果显示,云南省有20多个县都有绿孔雀分布,据估计整个云南的野生绿孔雀还有800-1100只。其中,分布最为密集的地方是楚雄自治州的双柏县、玉溪市的新平县等地,能够看到成片、上百只的种群。其他地方如普洱、西双版纳、德宏等地虽然也有,但数量大多只有20-30只。

到了2014年,中科院昆明动物所又重新做了一个比较粗略的调查,结果显示,整个云南的绿孔雀可能已经不到500只了。当年普洱、西双版纳、德宏等小片的种群已经消失,只有双柏、新平还剩下一点残存的、勉强维持的种群。

说它勉强维持,是因为这500只绿孔雀并不是生活在同一个地方,而是被分割为一个个很小的家族,互相之间相隔很远,不能进行交流。这样一来,又会带来近交衰退的危机,即有亲缘关系的亲本进行交配,导致个体适应能力下降,后代减少甚至不育。

短短20年,绿孔雀的数量为何减少了近一半?这与栖息地的减少有极大关系。据顾伯健介绍,绿孔雀体型庞大,不喜欢生活在浓密潮湿的热带雨林中,而是喜欢干燥开阔的热带季雨林。但热带季雨林同时也非常适合人类居住和耕作,上世纪50年代后,季雨林大面积地被砍伐,改种香蕉、橡胶等热带经济作物,这导致绿孔雀栖息地消失,绿孔雀被迫退缩到澜沧江、红河等交通不发达、环境闭塞的地方。

如今,这片绿孔雀最后的栖息地也在面临威胁。

飞来水电站

西南地区的水电大开发浪潮,很有可能成为压倒绿孔雀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6年4月,由双柏县和新平县合建的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导流洞工程开工。而双柏、新平,正是前文所说的绿孔雀最后一点种群的栖息地。具体来说,那些绿孔雀的栖息地正是在红河两岸的河滩上,平缓开阔的沙滩为它们提供了充足的活动空间,充沛的水量则为它们提供了饮用水源。每到3-4月份的时候,绿孔雀就会到沙滩上面求偶、觅食。

可是,一旦水电站修好后,这些沙滩都位于消落带以下,将成为被淹没的地区,曾经绿孔雀的栖息地也将变为一片泽国,这将导致绿孔雀面临生存危机。

这方面,是有着前车之鉴的。自然摄影师奚志农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的一位朋友是云南巍山青华绿孔雀自然保护区的局长,这位局长告诉他,自从2010年小湾水电站蓄水后,该保护区原有的河滩被淹没,绿孔雀只能跑到附近的农田里觅食。而当地农民种田都是使用包衣种子,即在种子外面包裹一层农药,使得绿孔雀成片成片地被毒死。目前,巍山青华绿孔雀自然保护区已经一只绿孔雀都没有了。

巍山青华绿孔雀自然保护区位于澜沧江流域,这里已经修建起糯扎渡水电站、景洪水电站、大朝山水电站等多个水电站,一个个梯级水电站把澜沧江流域的绿孔雀栖息地全部毁于一旦,也使得红河中上游流域成为目前保存最完好、面积最大的绿孔雀栖息地。

但是,如果戛洒江水电站建设起来,红河这片绿孔雀最后的栖息地,也将消失殆尽。

绿孔雀保卫战

2017年3月15日,公益组织“野性中国”发表了文章《是谁在“杀死”绿孔雀? 中国最后一片绿孔雀完整栖息地即将消失》,绿孔雀保卫战就此打响第一枪。

随后,“野性中国”、“自然之友”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等公益组织联名向环保部呼吁,建议马上叫停红河干流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的建设,重新评估该水电项目对当地生态的影响。

5月8日,环保部环评司组织了戛洒江一级水电站项目与绿孔雀栖息地保护座谈会,多家环保组织受邀参加,并在会上与云南省环保厅、双柏县政府、双柏县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进行了交流。

“在这个座谈会上,水电公司给出的回复是‘会进一步研究对绿孔雀栖息地的重要影响,在研究结果出来之前不会进行蓄水’。我们认为这是缓兵之计,边建设边做研究的话,很可能得到研究好了,水电站也建设完了。”环境律师、“自然之友”法律与政策倡导部总监葛枫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开始研究诉讼。”

5月19日-20日,“自然之友”法律团队赴新平县调研,收集材料和证据。7月中旬,他们正式向云南楚雄中级法院提起环境公益诉讼,要求停建戛洒江水电站。8月14日,该公益诉讼案在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

8月底,“自然之友”和“野性中国”又组织了针对红河中上游流域绿孔雀栖息地的首次科学探险漂流考察。通过考察,不仅证实了这里有绿孔雀活动的痕迹,还发现了数量惊人的国家一级保护植物——陈氏苏铁。

经过这些努力,从2017年8月开始,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已经暂停施工。云南省新发布的《云南省生物物种红色名录(2017版)》也将绿孔雀列为“极危”,云南省已经完成的生态保护红线方案(初稿)还将绿孔雀等26种珍稀物种的栖息地划入了生态保护红线。

但是,“自然之友”总干事张伯驹表示,目前戛洒江水电站只是暂停施工,未来到底建还是不建,还没有最终的结论,因此还需要继续予以关注。同时,绿孔雀公益诉讼案开庭日期尚未确定,诉讼过程也依然充满挑战。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