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以腰斩价格升温“最冷”旅游地 飞猪借“两极”扩张全球游

作者:王潇雨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2-9 18:10:19

摘要:“如果说十几万的南极游产品还是价格问题,那5万的产品就是梦想问题。”飞猪首席设计官崂山2月3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以腰斩价格升温“最冷”旅游地 飞猪借“两极”扩张全球游


本报记者 王潇雨

蓬塔阿雷纳斯报道

在打造“北极游”极大推动了中国旅行者对地球最北端的出游热情之后,阿里巴巴旗下旅游平台飞猪又将目标对准了另一个“高冷”的目的地南极。

2018年前两个月,飞猪将通过四期“南极专线”将总共2000名中国游客送到南极,将独家合作直连供应商,从而实现低价供应的自营模式从地球最北端延伸至最南端,成为阿里巴巴全球游战略构想下最醒目的两个支点。

高端到“平价”

“如果说十几万的南极游产品还是价格问题,那5万的产品就是梦想问题。”飞猪首席设计官崂山2月3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飞猪此次推出的南极专线产品起价甚至不到5万元,相比此前的同类产品一直维持在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高价相比,优势极为明显。

与挪威极地探险游轮运营商海达路德以包船期的模式合作,同时通过此前已经与飞猪形成直连合作模式的航空公司、酒店集团将机票和酒店与之整合,从而能够以“腰斩”的价格带给旅行者并未缩水的南极游体验,这也是飞猪一直以来以平台模式整合供应商资源的初衷。

“目前我们传统的旅行社发力点有问题,相互挤压排斥,造成海外目的地议价能力差,中国游客花了更多的钱却得不到应有的服务和体验,”崂山表示,“这次南极游我们集中了中国市场70%-80%的量跟海达路德谈,要求船方可以提供1、2月份南极最好的船期,最优惠的价格,所以最终可以为中国游客提供较其他南极游产品几乎‘腰斩’的价格。”

南极旅游一直以来都以每年游客数量的限额、严苛的环保要求、长距离的旅程以及高昂的价格设置较高的门槛。但仍然难以阻挡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对这个遥远大陆的热情,去年中国已经成为南极第二大旅游客源国。

根据官方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16年的旅行季到2017年旅行季,中国游客登陆南极大陆的人数从3944人增加到超过5000人,同比增长30.5%。

对于飞猪这个更着眼于年轻旅游者的群体,以“普惠旅游”为目标的旅行服务商如果要与传统旅行社以及老牌在线旅游服务商展开竞争,必然需要拿出一些不一样的产品。

“成熟目的地很难评判我做得好不好,所以我们从最难的南北极开始。”崂山表示。

飞猪副总裁李文凯在2月初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飞猪一年多之前开始策划南极专线产品,主要的目标就是希望为中国年轻消费者带来可以触及的轻奢旅行产品,“我们不希望年轻人穷游或者要积累多年才可以享受到旅行。”

在崂山看来,飞猪大幅拉低旅游度假产品的价格并非要与同业为敌,此前的旅游产品批发商与消费者之间有多层中间商,飞猪绕过这些环节直接将产品价格压到最低,通过造热目的地建立IP的模式吸引更多旅行者前往,让整个产业链都受益。

低价策略对于年轻人参与此前看起来遥不可及的南极游作用明显,根据飞猪方面提供的信息显示,第二个船期相比第一个船期的年轻游客比例明显增加。

对于海达路德而言,将此前市场基准价在12000美元至15000美元的午夜阳光号探险船基准价格以如此大的优惠幅度让利给飞猪,显然也是基于阿里巴巴平台背后超过5亿消费人群的强大市场潜力,以及其在中国市场进一步提升份额的考虑。

双方目前已经达成了新一轮的合作协议,将在2019年增加一个船期,最多将可以有2500人通过飞猪的低价南极游产品实现自己旅游目的地的新开拓。

海达路德公司首席执行官Daniel Skjeldam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虽然海达路德十年前就已经进入中国,但从2017年才开始在中国市场发力,通过这次与飞猪的合作,他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有信心在未来四五年把中国游客的比例从现在占全部接待量的5%提高到13%-15%。

南极IP的环保压力

如果说中国出境游爆发式增长从日韩东南亚、欧美等目的地开始向南北极等更多小众目的地延伸是一种变化,那么更大的变化便是一直被诟病的旅行者基本素质对中国游客整体国际形象的影响。

特别是对于南极这样有最严格环保措施的目的地而言,国际南极旅游组织(IAATO)不仅对每年游客的上限有严格的规定,同时对前往南极的游客行为也有明确的规章予以管束。

也正因为此,飞猪组织的史上最大规模中国南极旅游团的行为对南极游以及能否成功建立起“南极专线”这样一个IP都是至关重要的问题。而游客的增加是否会给南极的生态带来压力也是旅游界和环保界所关注的焦点。

为此飞猪不仅在出行前就开始向游客推送相关的规章制度等形式提前灌输保护南极环境的重要性以及具体措施,更与船方合作通过开设讲座、研究活动以及实地观测等多种方式让游客对南极地区地理、生物、历史及环境等有一个全方位的了解,从而自觉规范自己的行为。

同时船方还通过一系列严格的装备规范和游览规范来对游客在南极游期间的行为加以约束,比如登陆前后衣物消毒、避免使当地动植物生长和生活环境发生变化等。

崂山在谈到环保问题时表示,目前到访南极的游客数量并没有超过IAATO限定,中国游客的文明习惯也在逐渐养成,这个过程也是一种教育的过程。

中国旅行者也在通过自己的行为改变着外界固有的观念,午夜阳光号驻船探险队长Karin Strand就在飞猪第一个船期结束之后专门通过社交媒体发布文章表示,“我们刚刚完成第一艘中国游客包船的‘午夜阳光号’南极半岛游。整个旅程筹备了一年多,很高兴所有的注意事项,诸如野生动物保护规范,都被遵守和尊重。这是一趟伟大的旅程,这也是我带过的最好的一批中国游客。”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