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外资持股比例大幅放开 银行业市场化大局已定 当250万亿的蛋糕在开放

作者:肖君秀 孟俊莲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4-13 23:19:28

摘要: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央行行长易纲宣布了12条金融开放的新举措,外资进入我国的银行、保险、证券、基金、信托等几乎所有金融行业,持股可以达到100%,与中资一视同仁,并且给出了时间表!这个爆炸性的消息瞬间飞向世界各地。

外资持股比例大幅放开 银行业市场化大局已定 当250万亿的蛋糕在开放

本报记者 肖君秀 孟俊莲 深圳、北京报道

4月11日上午,海南省海滨小城博鳌,蔚蓝的大海与碧空相接,热带植物向着太阳拼命生长,这里夏天来了处处生机勃勃。此时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央行行长易纲宣布了12条金融开放的新举措,外资进入我国的银行、保险、证券、基金、信托等几乎所有金融行业,持股可以达到100%,与中资一视同仁,并且给出了时间表!这个爆炸性的消息瞬间飞向世界各地。

我国金融业大门大开,对本土金融机构会带来多大冲击,尤其是金融根基、总资产高达252万亿的银行业?“银行业对外资有限性开放已经十多年了,外资市场占比还不到2%,需要担心什么呢?”青岛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原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主任易宪容认为,我国银行业市场化的大格局已定。

金融对外资全开放,目的在于人民币国际化,实现资本自由流动。然而资本自由流动既能改善资源配置,也会产生一定的风险。

4月13日,华安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强调,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形成了“一委一行两会”的新格局,从组织架构上扎好了防风险的篱笆,但最终要看监管执行的效率。

时点的选择

我国金融大开放举措的宣布冲淡了中美贸易战的火药味。

在林采宜看来,金融大开放按计划进行,此时宣布带来了更多效果。

中信建投银行业分析师杨荣认为,金融业加速对外开放原因在于,人民币国际化进入关键阶段,“一带一路”倡议等稳步推进,开放中国金融业将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条件。同时也是加入世贸组织承诺缓冲期来临的履约践行。

人民币国际化推进方面,从IMF资本和金融项目交易分类标准的40个子项来看,我国可兑换和部分可兑换的项目已实现37项。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行业对外资全面开放,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条件,这是去年就确定下来的。

去年11月10日,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国新办吹风会上就谈了金融开放的措施,基本上与此次宣布的12条举措差不多。2017年12月13日,银监会披露了金融业对外开放具体措施,与本次宣布的内容基本上一致。2018年2月24日,银监会重新修订《中国银监会外资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增加了外资法人银行投资设立、入股境内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许可条件、程序和申请材料等规定,为外资法人银行开展对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股权投资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依据。今年3月,全国两会时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道,要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等市场,放宽或取消银行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

此次宣布的12条举施当中,关于银行业开放的规定包括: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对商业银行新发起设立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和理财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设上限;大幅度扩大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

中小银行成目标?

外资可以畅通无阻地进入我国银行业,市场似乎“谈虎色变”。

“外资进来,我们表示欢迎!相互竞争能够促进双方发展,无论业务、风控、服务上都可以相互学习、相互促进。”华南地区某城商行行长对本报记者谈起金融大开放时表现得相当淡定。

“外资十多年前就进入银行业了,中国银行业没看到有什么问题啊!外资形成巨大冲击了吗?没有啊!”在林采宜看来,中资银行市场化的程度已经相当高,优势明显,无需担心外资银行的抢食。

1994年,我国就开始允许外资银行进入;2003年,我国政策规定单个境外金融机构持股中资金融机构不得超过20%,同一中资银行的外资持股比例综合不得超过25%;尔后我国对外资进入金融业致力于简化行政流程、优化经营环境,统一市场准入标准等。此次,我国包括银行业在内的金融业,对外资全面放开,并给出了时间表。

过去外资银行在中国发展如何呢,是否对本土中资银行形成了大挑战?光大证券宏观分析师张文朗表示,外资银行在我国“水土不服”。我国从1994年开始允许外资银行进入,但开放的速度较慢,外资银行错过了我国银行业大发展的黄金期。全球金融危机后,境外投资者部分因为母公司财务压力增大撤出中国。外商独资银行因为业务受到较多限制、营业网点太少,难以与中资银行竞争。

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外资银行流动性告急自顾不暇,多家外资银行撤出中国。如高盛撤出工行、美国银行撤出建行、西班牙对外银行撤出中信银行、德银撤出华夏银行等。目前,我国五大行当中,只有交行、中行前十大股东中有外资银行。外资控股中小上市银行数量又如何呢?第一大股东是外资银行的城商行有杭州银行、南京银行和北京银行;而第大二股东是外资银行的有宁波银行和上海银行。

截至2017年末,我国银行业总资产规模达到252万亿元,10年来复合平均增长率达到17%。2017年末外资银行在我国的总资产3.24万亿元,市场占比仅接近1.3%。2006年,外资银行的市场份额还为2.1%,10年时间市场占有率在一路下滑。

我国银行业2000年是一个新起点,国有银行进行股改,甩掉了历史包袱,通过规范上市以及市场竞争,目前我国银行业的多项监管指标要求都较高,在国际上具有一定的竞争力。

那么,金融业全面放开,外资仍会热情高涨吗?又会为我国银行业带来什么呢?兴业证券银行业研究员傅慧芳认为,对外开放政策措施一方面拓宽了中小型银行的资本补充渠道,另一方面为这部分银行学习国际先进业务经验和管理体系,构建更合理的风控及公司治理结构提供了机会。不过中国中大型银行的体量和目前全球资本监管趋严,外资进入可能性较小。未来中小银行有望迎来一波外资行入股热潮。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则认为,扩大金融业开放将会推动中资银行资管业务与国际接轨,有利于银行业打破刚兑。

如何防风险

金融业全面开放,资本自由出入,如何防风险成为关键点。

上述华南某城商行行长认为,只要金融行业的杠杆严加控制,就不会出现大的风险,过去监管处于真空地带,就是因为形成了高杠杆而导致了风险。

过去我国金融实行分业监管,出现监管空白,由此形成的金融杠杆,冲进股市引发2015年股灾,出现在大的民营机构形成高债务风险点,在债市、期市当中引发“强震”,在房地产导致价格大涨……

管理层对此高度重视,从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到去年金融业进入严监期,监管文件密集下发,处罚力度之大史无前例。如今,代表金融业大监管的资管新规,已获得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落地进入倒计时,未来银行业打破刚兑在望。扩大金融业开放,中资银行资管业务与国际接轨在望。

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表示,中国目前的确存在杠杆率高、债务水平高的问题。从审慎的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的角度出发,首要的任务是要保持债务水平的稳定;第二个任务是让债务结构更加优化,平衡好政府债务、企业债务及个人债务;第三个任务是让总杠杆率更加合理,“中国将会通过保持债务水平稳定等三大任务来实现一个漂亮的去杠杆。”

金融业对外资全面放开,市场担心带来风险,但杨荣认为外资进入可以促进我国银行健康发展,有助于提高银行的公司治理能力、降低运营成本从而提高利润。同时可向外资行学习防范风险的经验,外资银行对混业经营、防范系统性风险有丰富的经验。

林采宜称,大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之后,从组织设计防止监管套利,形成合力,但最终还看监管措施效率,是否监管真正形成协同效应。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