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未来最大红利是人民币国际化” 徐洪才:熊猫债券和国际板应提速

作者:公培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4-15 19:14:36

摘要:随着人口红利、改革红利,甚至创新人才等红利在一段时间后的逐渐消退,人民币国际化红利最值得期待;所以,未来10年是加速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最重要的时刻。

“未来最大红利是人民币国际化” 徐洪才:熊猫债券和国际板应提速

本报记者 公培佳 北京报道

“目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慢是经济向高质量转变的一大短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4月15日表示:随着人口红利、改革红利,甚至创新人才等红利在一段时间后的逐渐消退,人民币国际化红利最值得期待;所以,未来10年是加速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最重要的时刻。

此前一天,中国经济传媒协会在更名后首次召开会员代表大会,新一届协会理事顺利选举产生,中国保险报业董事长赵健任新一届会长。代表大会后,举行了为期两天的由中国记协主办、中国经济传媒协会协办的经济媒体思想培训班,徐洪才受邀演讲时提出,“一带一路”战略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历史机遇。

他认为:“现在D股有了,人民币国际化空间很大,下一步要做大熊猫债券市场,并推动独角兽企业回归A股建设国际板,让更多的贸易和投资以人民币计价。”

人民币国际化短板

人民币国际化的提法似乎进入新世纪就开始有了。不过,在徐洪才看来,中国主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仅是近10年来的事。

“2009年人民银行公布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管理办法之前,基本上是脚踩西瓜皮,滑到哪儿算哪儿;此后,我们才开始主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徐洪才表示:“到目前为止,我们自身的对外贸易人民币结算比重接近1/3了,应该说还是不错的;但在全球范围看,我们作为支付货币排在第五位,而且占的份额少,并不令人满意,尤其最近两三年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并没有前进多少。”

对此,徐洪才看到了机遇也嗅到了危险。他分析称,人口老龄化即将来临,人口红利快没了;2020年主要领域改革基本完成,改革的红利也会消退;现在还可寄希望于创新红利、人才红利,到2035年中期目标基本建成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国后,剩下的最大的红利只有人民币国际化了。

“未来10年是人民币加快国际化的一个难得历史机遇期,如果我们把握不好的话,就会丧失这个机遇,就会愧对我们的子孙后代。”徐洪才称。

之所以会对人民币国际化担忧,是基于目前的客观事实。据徐洪才介绍,目前,无论是对外贸易的计价结算,还是金融交易,或者储备货币,都和中国的经济地位不相称,“我们是一个经济大国,但不是经济强国:我们是一个金融大国,但不是金融强国”。

徐洪才列举的一组数据可以非常直观看清问题:截至2017年年底,美元市场份额39.9%排第一,欧元市场份额35.7%排第二,后面就是英镑、日元分别是7.1%和2.9%,人民币的市场份额占1.6%仅排在第五。

“这还是在我们的强项贸易方面,中国现在经济体量是世界第二约占15%、全球贸易第一占了13%左右,当中以人民币结算的份额只有1.6%,还是太低了。”徐洪才称。

另外,在金融交易方面表现似乎更差。徐洪才介绍称,目前,全球跨境投融资和金融衍生品交易使用中,人民币的使用占比重也是非常靠后。据悉,2016年全球债务融资余额超过21万亿美元,其中发行币种为美元的融资工具占比约39.5%余额近8.3万亿美元,欧元所占余额约32.1%,之后是英镑,人民币标价的国际债券余额仅为1008.3亿美元,在全球份额中约0.5%,这甚至低于日元、瑞士法郎、加拿大元和澳大利亚元。

除此之外,徐洪才认为,人民币的价值储藏功能也有待提升。

如何布局“一带一路”?

尽管如此,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逐渐推进,徐洪才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有了一条从未如此清晰的路径。

“中欧交易所刚刚推出了D股,现在是欧元交易,未来还会在海外推出人民币交易的股票,这些都预示着人民币国际化未来有很大的空间,特别是走向‘一带一路’,人民币在贸易、投资结算当中发挥得作用越来越大。”徐洪才称。

那么,如何才能抓住“一带一路”的机遇,促进人民币的国际化?

徐洪才分析认为,第一就是要发挥开发性金融作用。“一带一路”基础设施的资金缺口很大,项目又有很大的外部性,同时还有辐射力、带动力,但周期比较长、投资回报比较低、风险相对比较大;因此,开发性金融机构在里面就要发挥引导性的带头作用。

第二是要推动商业银行开展网络化的合理布局。“一带一路”很多地方都很落后,但搞金融的都知道,金融要有一个集聚效应,经济发达地区老百姓有钱,产业基础雄厚,这时候再搞金融服务,否则的话可能要亏本;所以要进行合理布局,沿着“一带一路”形成网点网络化的布局。

第三是要加强金融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服务于三农,服务于农村的城镇化、工业化,服务于相对弱势群体,普惠金融未来是一个重点。

“我们好多企业做生意,名义上好像挣钱了,把这个钱换成美元换回来却赔了,汇率风险太大。”徐洪才认为,还要发挥本币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作用,积极使用本币有助于调动当地的储蓄,降低换汇成本,维护金融稳定。现在,中国在本币互换协议、货币直接交易、人民币清算行和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方面已做了很多有益的尝试。

还一个最重要的是建设人民币离岸中心网络业务。

“中国跟韩国之间老是逆差,韩国人挣了我们不少钱,挣的钱都是美元;以后我给你人民币,不给你美元,他口袋里有人民币,在首尔搞一个资金池,这就是一个离岸中心。澳大利亚出口铁矿石、牛奶、牛肉,中国也有逆差,可以在悉尼搞一个人民离岸中心,还有伦敦、巴黎、卢森堡、法兰克福。”徐洪才特别强调,要把人民币输送到非洲,如非洲西北角的卡萨布兰卡要建金融城,旁边的丹吉尔港要搞科技创新中心,都可直接跟深圳合作。还有毛里求斯的路易港,可以与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对接,形成向非洲辐射。另外在尼日利亚、安哥拉很多地方中国都有产业基础,都可把人民币输送出去,形成一个网络体系。还有,要把新彊的乌鲁木齐建成西部金融中心,与阿斯塔纳形成呼应,服务于中亚和西亚地区经济合作。

熊猫债券的春天来了

沿着“一带一路”辐射全球的网络体系,把人民币也辐射出去。徐洪才的一个概念是:未来,只要有海水的地方就有人民币,只要有太阳升起的地方就有人民币。而要完成这个目标,具体要做的还有很多。

第一个就是做大债券市场。

“亚太地区最大的一个短板就是债券市场发展比较滞后,相应的人民币债券市场内部结构问题比较突出的,金融债占了主导地位,国债占的比重也很大,最近两年发行了一些短期国债,但还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连续的国债收益率曲线。”徐洪才认为,熊猫债券的春天已经来临了。

据他介绍,熊猫债券最近几年发展比较快,尤其是围绕“一带一路”建设这一块,目前估计在上海银行间市场托管和境外机构托管的债券规模,以人民币计有近万亿元,但相对整个债券市场规模还是太小;另外,人民币衍生品现在全球份额不足万分之三,比重非常低。

还一个是股票市场。

“最近说独角兽企业回归,回归A股显然这就是一个国际版,而与‘一带一路’相关的上市公司,可优先考虑回归A股,以人民币计价。未来应扩大这个通道,最终走向完全开放。”徐洪才称。

针对人民币原油期货的推出,他认为“適逢其时”,这为未来人民币在全球话语权提升奠定了基础。

徐洪才表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天然气进口大国,我们有这个必要提升人民币的定价能力,现在时机成熟了,石油美元在逐渐淡出,中国进口石油可以用人民币定价,石油人民币的崛起和石油美元的衰落,是目前国际社会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也是人民币的一个历史机遇,我们应该抓住。”

“我们可以定一个目标,通过10年,让人民币在储备货币中发挥10.92%的作用,这个是可以提的,我们经济规模占全球15%,贸易占13%,这个目标跟国际社会是一致的,也不会动摇美元的霸权地位。”徐洪才称。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
公培佳
公培佳

《华夏时报》总编室主任,长期任报社封面头条主编、高级记者,关注宏观经济,研究区域经济发展,对房地产领域有独到的见解。2016年起,任中国记协第九届理事。2012年-2016年连续5年任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初选评委,2017年中国经济新闻一等奖获得者。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