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中国经验如何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破解资源诅咒

作者:马晓霖 李靖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4-17 17:31:40

摘要:“一带一路”沿线有60多亿人口,也有着世界最丰富的油田、煤矿和金属矿业,但是仍然很多是不发达国家。资源怎么才能让国家变得富有?

马晓霖 李靖云

为什么有些国家遍地是黄金,却贫困潦倒;有些国家沃野千里,却饥荒不断? “一带一路”沿线有60多亿人口,也有着世界最丰富的油田、煤矿和金属矿业,但是仍然很多是不发达国家。资源怎么才能让国家变得富有?在这方面中国经验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没有帮助?宁夏卫视《解码一带一路》栏目主编马晓霖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一带一路”研究院副院长郑新业。

世界经济体系未能惠及所有国家

马晓霖:这个世界发展不均衡,有的国家富,有的国家穷,这是近百年来都非常普遍的现象,当然原因很复杂。您有一个观点我觉得很新鲜:您说现在世界经济的主导者比如英国、法国、美国,他们建立的世界经济体系是通过世界银行、国际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运行的,但这条经济体系没有惠及广大的发展中国家。您得出这个结论的依据是什么?

郑新业:当今世界经济体系是二战之后以美国、英国等为主导建立起来的。这个机制在二战后对世界经济的发展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客观地说,很多发展中国家也从这个体系中获益,亚洲国家包括我们国家,都应该承认这一点。但是话说回来,虽然有部分发展中国家获益,但是获益得有限,而部分人群、部分产业受到负面冲击太大。“一带一路”上的国家,有16个不是WTO成员国,很多国家没有从世界银行借到过一分钱,很多国家没有从国际货币组织获得过援助,同时他们国家对外的投资也很少。这些指标表明什么?表明有相当一部分国家没有融入到现行的世界经济体系。

马晓霖: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是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不是可以弥补现行的经济发展体系对发展中国家难以惠及的缺憾?

郑新业:习总书记提出了一个新的理念,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也是我们中国人文明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理念,即天下大同,天下情怀。中国发展到今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世界的发展取决于我们,但是世界的发展对我们仍有很大的影响。如果我们发展了,世界不发展,我们的产品往哪儿销售?如果我们发展但别人不发展,别的地方有饥饿,有战争,那我们进口的来源地也同样会受到影响。

马晓霖:所以从命运共同体的角度来讲,中国和世界的联系,特别是和发展中国家的联系,应该说更密切?

郑新业:我们今天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进一步提高,不仅仅取决于我们本国人民的辛勤劳动和努力,也取决于其他国家人民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我们能力所及地帮助其他国家,其实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从这个角度来讲,解释人类命运共同体,其实有它的经济含义。我们在40年成长过程中,深切感受到融入世界经济发展体系成功的好处,但是我们也深深地知道,融入这个体系所面临的一些困难。因此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我们国家提出了“五通”。从本质上讲,其实对于其他国家融入世界体系的理解与欧美等国家有相当不一样的地方。我们是基于改革开放40年所取得的成绩和经验总结,对解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问题,有非常重要的参考。

“一带一路”倡议如何破解资源诅咒

马晓霖:一般来说,经济发展离不开资源,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部分应该说资源是比较丰富的。可问题也恰恰出在这里,就是他们拥有很多非常好的资源禀赋,却不能转化为经济建设的成果。在您看来,这中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困难和瓶颈?

郑新业: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题目。如果你回顾人类的经济史,会发现早年的时候,一战包括二战的时候,很多战争都是以获取占有资源为目的,但二战以后出现了一个什么现象呢?战争不是以占有为目的,而是以获有为目的。

马晓霖:占有和获有有什么区别?

郑新业:有区别。获有的时候,会追求资源开放,而占有是我要控制,获有是我不要求控制,我只要求买得着。二战以后,出现了一个新的词汇,叫做资源诅咒:就是说很多有着丰富资源的国家发展得很慢,而像日韩包括我们国家的台湾地区,本身没有什么资源,反而发展得很快,这样一些现象。事实上这是人类文明发展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演化的过程,是一个大的时空背景。“一带一路”沿线的很多国家,它们虽然是资源富裕国,但资源富裕不代表可以自动转化为经济增长,也不能自动转化为人民福祉的提升。这其中的道理很简单,因为那个资源是用不到市场上的,用不到它就不仅是过剩,还要想办法从资源所在地运送到市场上,而那是需要条件的,需要基础设施,也需要有信息。“一带一路”沿线虽然很多是资源丰富的国家,但部分地区开发了,还有一些地区没有开发。没有开发的地区存在什么问题?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要搞清楚,它所拥有的资源是物理资源还是经济资源?这两者是不一样的,物理资源要变成经济资源,就需要有产品,有竞争。打个比方,当油价是100块钱的时候,我们国家很多地方的油田可以开采,当油价降了50%的时候,很多油田就不值当开采了,因为成本比油价还高呢。在这些地方油价高的时候油田叫资源,价格低的时候,甚至只能算是黑泥巴。有资源并不能保证经济平稳发展,当你的资源和国际市场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国际上大宗商品的价格起起伏伏,对于资源国和消费国都有很大的影响。比如中东石油危机时,对美国等这些国家也曾经有很大的冲击。

马晓霖:没错,这直接推动美国建立了石油储备机制。

郑新业:所以有资源也会存在两大难题,第一个,能不能把资料弄到国际市场上;第二个,能不能避免国际市场波动对你的影响。还有,长期增长的负面影响怎么解决?应该说二战以后,资源诅咒这个问题,仍然是很多发展中国家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难题,我们国家将来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如何破解并帮助这些国家破解资源诅咒,其实是一个蛮大的挑战。

马老师:你会开出什么药方来破解资源诅咒?

郑新业:我们应该帮助这些国家发展自己的产业,让他们技术进步,让他们的劳动者受到更好的教育、更好的培训,让他们的劳动者更有劳动生产力。同时这个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这个国家的资本存量要上来。我们不能把“一带一路”国家变成市场的倾销地和资源的提供地。

(《解码“一带一路”》是宁夏卫视创办的一档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核心内容,就“一带一路”建设中所涉及的热点尤其是经济与贸易投资热点问题,与世界各国、不同行业的嘉宾进行深入探讨,通过各种讯息的组合、不同观点的交锋,为人们呈现全球化背景下最真实、客观、全面的“一带一路”图景。作者马晓霖为博联社总裁、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解码“一带一路”》栏目主编兼主持人;李靖云为《解码“一带一路”》栏目执行主编,资深媒体人。)(主编商灏 编辑严葭淇)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