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干涉失败:叙利亚赢得反颠覆战几成定局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4-18 00:16:17

摘要:外来干涉叙利亚事务,历经7年试图颠覆叙利亚政府的代理人战争已告失败,无论军事还是政治天平进一步向叙利亚政府倾斜。

马晓霖

4月17日,叙利亚空军基地和黎巴嫩真主党营地经受了多次神秘导弹的袭击。尽管多数观察家不认为这是美国的又一波攻击,美国却也急着第一时间表态澄清与己无干。同时,俄罗斯战舰正搭载着坦克等地面战重器向叙利亚增援,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调查团已进驻大马士革,等待获得许可调查近期发生的疑似化武袭击真相。

但是,无论如何,刚刚伙同英国、法国等北约伙伴空袭叙利亚政府目标的美国,无论是否再次出手都无法改变一个重大事实和基本走向:外来干涉叙利亚事务,历经7年试图颠覆叙利亚政府的代理人战争已告失败,无论军事还是政治天平进一步向叙利亚政府倾斜。未来,叙利亚危机的焦点将集中在政府军何时发动最后的失地收复战,以及以色列和伊朗是否扩大冲突。

三国攻击:失败的情绪发泄与谨慎的“微创手术”

美英法联合攻击叙利亚的动静很大,反射波很长,几天过后依然热议不断。因为毕竟是3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教训一个中东小国,而且动用的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超级武器,颇有牛刀宰小鸡的架势。然而,无论是战前的动机预判还是战后的结果分析,都证明这只不过是一次象征性的情绪发泄,政治意义远远大于军事意义。既没有造成人员死亡,也没有摧毁叙利亚的军事设施,说白了就是一次烧钱的武装示威,表达既往干涉的基本失败,警告叙利亚政府未来不得越过化武红线。不仅如此,三国还小心翼翼地避免与俄罗斯迎头相撞,谨慎而精准、有限的打击透射出颇多的心虚和无奈。因为大国在叙利亚博弈的只有俄罗斯“剩者为王”,美国放弃军事存在只是个时间问题,英法的角色则可以忽略不计。

袭击叙利亚目标是一场不需要战略突然性的行动,因为双方实力严重失衡,叙利亚几乎没有任何能力反制甚至抵挡美英法联军的远程袭击。这也是一场不需要产生战略忧虑的行动,因为美国早已不再强调、其实也无望颠覆巴沙尔政权,甚至连采取“斩首”行动的计划与冲动都没有。美国在叙利亚有核心利益,打击恐怖主义和确保周边盟国安全是优先选项,奥巴马时期就已不再为价值观而战,特朗普更加两眼“向钱看”。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叙利亚政府都不是美国的敌人。这场袭击的表面理由就是所谓的化武袭击惩罚。

袭击叙利亚目标,也是一场不需要战术的突然性行动。相反,美国要刻意将对方的损失降到最小,避免引发报复或其他连锁反应。因此,特朗普在最后通牒过去几十个小时后才下令攻击,而且事先向俄罗斯通报目标,不仅避开俄罗斯的防空区域,还给俄罗斯军舰离港、地面兵力调整部署时间。最终轰炸的也仅仅是几个与化武相关的设施。设想一下,如果不是美国给俄罗斯交底,或者说,不是俄罗斯很清楚这并非全面摧毁叙利亚政府重要设施和装备的“微创外科手术”,俄罗斯能收回前言而网开一面吗?

美国无心继续在叙利亚与俄罗斯周旋,特朗普已三番五次强调深度卷入叙利亚是在替别人打酱油,撤军已是方式和时间问题。俄罗斯也无意拖延和扩大战事,进而把叙利亚变成第二个阿富汗泥潭,导致持续透支已相当虚弱的国力,因此,乐意舍弃一次面子而求得保住独占叙利亚的里子。这就是这次空袭叙利亚“周瑜打黄盖”的微妙之处。

也许法国对叙利亚这个前委任国传统势力范围还心有不甘,年轻气盛的马克龙总统15日曾单相思地吹嘘称,已说服美国不要走。白宫发言人当天就回怼称,“美国的任务没有改变——总统明确说,要美军尽快回家。”空袭前夕,特朗普敦促尽快撤回部署在叙利亚的2000多美国军人,其安全顾问希望能宽限五六个月。本月10日的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美国中央战区司令约瑟夫﹒沃特尔明确承认,在俄罗斯与伊朗支持下,巴沙尔已经取得内战胜利。

不仅如此,连叙利亚外来干涉的始作俑者和核心推手沙特,都不得不接受这个痛苦事实。3月底,主导沙特内政外交的穆罕默德王储出访美国时承认,“巴沙尔还将存在”。这一背离沙特诉求的姿态逆转也证明这场战争谁笑到了最后。据报道,沙特王朝依然试图说服特朗普让美军留驻叙利亚,即便不能长留,起码也得安排中期计划。但是,在无法满足美国分摊40亿美元费用的要求后,特朗普明确表示不能再留。另外两个热衷阿拉伯窝里斗的颠覆推手阿联酋和卡塔尔也表示,将很快脱离叙利亚战事。

未来看点:两个硬骨头与两个死对头

英国《镜报》16日图文并茂地报道,俄罗斯大型运输登陆舰“奥尔斯卡”满载着坦克、卡车等装备离开土耳其的博斯普鲁斯海峡,驶向地中海的叙利亚塔尔图斯军港。这些陆战重装备的到来,很容易让观察家们想到,这是俄罗斯协助叙利亚政府军发动新一轮地面攻势的前奏。而这也许是反制美英法联合空袭叙利亚的最好选择。因为彻底消灭西方扶持的代理人武装,帮助叙利亚政府取得最后胜利,不仅意味着俄罗斯成为唯一左右叙利亚今天与未来的大国,而且让西方对手蒙受历史性羞辱,并进一步压缩美国在中东的存在——在苏联与美国长达半个世纪的中东间接或直接对峙中,俄罗斯人从来没有占过上风。

疑似化武袭击风波爆发前夕,叙利亚政府拿下叛军经营6年多的东古塔营地,完全控制了大马士革周边地区,这具有重大军事和政治意义。今年1月强硬派武装拒绝参与索契全国对话大会后,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和伊朗等友军援助下,组织数万人的强大攻势,终于啃掉了这块硬骨头。叙利亚政府已控制全国大多数城市和人口密集区,目前只有西北地区伊德利卜省局部和南部德拉市尚未收复。可以想象,如果反对派武装继续拒绝停火回到谈判桌前,势必承受东古塔一样的结局。

当然,影响叙利亚战局发展的另一个战区也早已形成,即以色列与伊朗及真主党武装在叙利亚的较量。17日叙利亚遭受的神秘导弹攻击,即被普遍认为来自以色列。此前以色列曾多次出动战机袭击叙利亚境内目标,伊朗领导人公开警告以色列准备承受报复。10日,普京曾打电话给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敦促其停止袭击叙利亚境内目标以免恶化局势,而内塔尼亚胡则警告伊朗不要试探以色列的安全底线。

16日,以色列高级将领首次对《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雷德里曼证实,以色列对位于叙利亚T4空军基地的伊朗无人机设施、装备和人员发动攻击。这是以色列首次公开承认类似行动。这位将领还强调,伊朗无人机首次进入以色列领空,也开辟了一个新阶段。

上述迹象表明,在美国打算放弃叙利亚而胜利旗帜向俄罗斯和巴沙尔阵营招展时,两个地区大国和传统死敌的尖峰对决正趋于白热化。这很容易让人想到上个世纪的几次中东战争。如果俄罗斯不能尽快在确保既有战略成果的前提下平衡好伊朗与以色列的微妙关系,叙利亚战争就可能向边界外扩大并进一步失控。届时,美国非但不会撤离,反而可能调整策略,将颠覆巴沙尔的失败之战,转化为遏制伊朗而保卫以色列的老式战争。(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主编商灏 编辑严葭淇)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5)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