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萨科齐挑起货币战争

作者:程凯 唐玮 兰晓萌 王晓薇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08-10-18 00:04:00

摘要:牛仔们惹的祸,不能让牛仔来解决,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在新一周发生了戏剧性演变。

萨科齐挑起货币战争

 

  
    牛仔们惹的祸,不能让牛仔来解决,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在新一周发生了戏剧性演变。
    13日周一还创记录大涨11%的道琼斯指数,15日又暴跌733点,全球跟跌,再一次粉碎了希望;16日,欧盟27个成员国首脑在布鲁塞尔结束了为期两天的峰会,这个集体一改前期不团结形象,变得合作和强硬,一致支持“对国际金融体系大刀阔斧改革,并授权欧盟轮值主席国法国向美国施压”。
    欧洲的资本主义贵族们,这周不仅出了“好样的英国首相戈登”,还有“好样的萨科齐”。戈登·布朗给美国的榜样是,“入股银行又何妨”;法国总统萨科齐的新口号则是:新布雷顿森林体系+新资本主义。
    本周六,萨科齐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将赴美国在戴维营同布什会面。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核心是金本位,而新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核心,将是约束美国的美元印刷大权,可操作方案还待观察,不过对美国、对美元的一场货币战争已经打响。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欧盟的提议,是一个好开端,在全球化背景下,独立主权和主权独立都是相对的,很多事情都是跨国的,需要全球思维重新考虑。
    风暴渐去后的新格局中,美欧中将如何协作;美元、欧元、人民币将如何博弈?一切都在不确定中。
    还是16日,道指在大跌4%之后尾盘离奇飙升,收盘大涨4.68%,全体振幅高达816点。17日,欧洲各大股指开盘大涨。风暴还要刮多久,一切也都在不确定中。
最后的救市
    10月16日,布鲁塞尔大本营,欧盟27个成员国的首脑们开完了两天的会,会议也许是一个转折点:对全球金融系统的重新监管,将是最后的救市方案。
    欧洲领导人敦促,在酝酿中的11月国际峰会上,对世界金融体系进行彻底检修,对那些自由放任者施行新的监管和控制。他们呼吁,不再有人可以因过度冒险而获得奖励。
    这个团体的代言人,法国总统萨科齐表现格外突出,他说,应该“重新建立自二战以来统治整个国际金融交易的资本主义体系”。萨科齐的目标,就是一个新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而欧洲的另外两个大佬,英国首相布朗和德国总理默克尔都是萨科齐的坚定支持者。
    会后,萨科齐对记者说,市场持续性的紧张说明,世界领导人的行动速度和胆量在当前十分宝贵,“我们没有权利让建立在21世纪的金融体系的运气与机会从我们手中流走”。
    为了一个新的布雷顿,萨科齐需要找一个类似布雷顿森林的地方,召开一个全球峰会。“欧洲想在年底之前召开这一峰会,欧洲想要这样,欧洲要求这样,欧洲将达到这样。”萨科齐表态。
    萨科齐还透露了他的行程,本周末,他将在华盛顿与美国总统布什会面,给这次会议铺路。萨科齐坚称,布什的继任者也必须参与其中。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已经提出了警告:“如果没有美国的积极参与,国际金融危机就没有任何解决方法。”
    但有报道称,美国政府有官员表示对所有的好想法进行讨论,但暗示反对赋予国际监管者新的权力。而且,对于召开这样一个全球峰会,美国人显得一点都不着急。“谁愿意做自己的掘墓人呢?”
欧洲的新榜样
    欧洲人的信心满满,不仅源自对美国深深的怀疑,还源于他们刚打了一场漂亮仗。
    10月13日周一,英国向本国三大银行直接入股,注资370亿英镑,开始了不同于美国的救市版本。随后,法、德、意和荷兰等国也宣布了各自的金融救助措施,欧盟最新一轮救市措施动用资金超过1万亿欧元。
    更没有想到的是,随后的14日,美国政府就宣布动用2500亿美元购买“问题银行”股票。初步方案有9家银行将加入这一计划。
    此前,沸沸扬扬的保尔森·伯南克“7000亿美元”救市版本,还停留在购买金融机构不良资产思路上,不敢干涉企业活动半步,但最终也走了欧洲国家的“准国有化”之路。
    新出炉的诺贝尔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把美国的旧版本叫“金钱换垃圾”,而《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则因为英国人果敢救市,大赞英国首相是“好样的戈登”。
    为什么学习欧洲好榜样?从近一周情况看,危机已经向实体经济转化,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美国汽车业面临破产危机。由于信贷缺乏,通用汽车分崩在即,直接入股注资银行,可能是刺激信贷的更有效办法。
    因此,美财长保尔森表示,虽然“自己和大多数人一样内心不愿意”,但是“入股银行还是大胆正确的”,他还将敦促更多金融机构加入。
    不过,所有的临时应对方案,可能都是治标不治本,避免危机重演的办法或许只有寻找一片新的布雷顿森林。
下一片森林
    其实不止萨科齐,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14日在纽约经济俱乐部发表演讲,也表示“有必要制定类似于二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相关原则”,因为“此次金融危机正是因为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市场缺乏有效监管的结果”。
    布雷顿到底是一片什么样的森林呢?
    北大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介绍,1944年7月,44个国家的代表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举行了“联合国国际货币金融会议”,建立起布雷顿森林体系。体系的实质,是建立一种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基本内容是美元与黄金挂钩,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实行固定汇率制度。
    而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曾有研究称: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创始人是凯恩斯,正是他在1929年大萧条后,认定市场可能失效,政府需要救市;为了防止汇率不稳定性,有必要建立一个固定汇率制度;凯恩斯还“设计”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后者在全球金融危机到来时,承担最后借款人的角色。
    据王勇解释,旧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在美元的优势地位之上,“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该体系促进了国际金融的稳定发展。但上世纪60至70年代,在经历多次美元危机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彻底崩溃,只有世行和IMF继续存在。70年代后,巨大的通胀压力迫使美国放弃美元与黄金挂钩的体制,开启浮动汇率时代。”
    有意思的是,旧体系的终结,是美国人乱印美元;若干年后,欧洲人设想中的新体系,正是为了约束美国人乱印美元的权力。
    《华盛顿邮报》对于欧盟建立新金融秩序的主张,认为是“欧洲的信心”和“当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降低之时,欧洲渴望成为领导者的表现”。
    新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核心,还是约束美国人的美元印刷大权。在一些国际经济学家看来,“目前危机最根本的原因,还在美元泛滥上:美国人借钱消费,但债务总是要还的;多印美元可以减少债务,美元印多了,全球流动性过剩,资产泡沫产生;当泡末破灭时,金融帝国应声倒下”。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央行的副行长易纲近期也表态暗示,美国人应该约束一下印美元的冲动了。《华尔街日报》干脆让中国发难:不让再让发达国家乱印钞票,来损害发展中国家利益了。而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早在今年3月两会期间就在质问:美元还要跌到什么时候?
美元没落,欧元雄起?
    华尔街已经死过了,现在是新生一个金融体系的时候了,不过,一个新的概念,并不代表一个可操作的方案。萨科齐和他欧洲战友们的新布雷顿森林体系,还有很多悬而未决的问题。而且如果没有中国的支援,萨科齐的森林就少了一棵大树。
    王勇教授就表示:这个体制有很多优点,但重建很多因素要考虑,一是使用哪种货币来做主货币,现在很难决定,因为美国势力和地位已经下降;二是目前世界经济的规模太大,若采用黄金本位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