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个人主页

钮文新

钮文新

+关注 / 私信

中央电视台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评论员;1985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数学系,1990年进入《中华工商时报》,1996年至2001年担任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编导,2001年担任《财经》金融首席编辑;主要代表作《股票市场的前世今生》;财经大V频道创始成员。

“遵义会议”之前,党还处在幼年时期,并不善于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很好地结合起来,对中国革命的规律缺乏深刻的认识,因而中国革命的实践存在一个重大问题:照搬外国的经验。过去30年,中国金融改革存在同样的问题,但照抄照搬的结果必定导致金融“脱实向虚”,而中国经济偏离实体经济这个根本。

钮文新 2017-7-24 16:40 收藏 评论(0)

“灰犀牛”一词告诉我们的是“防微杜渐”,而文章内涵是要告诉我们“防范金融风险必须防微杜渐”。实际上,中国金融风险的不断积累,恰如“灰犀牛过程”——看着它老老实实、行为舒缓、憨态可掬、无关痛痒,但只要一到“临界点”,它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和力量扑向目标,破坏力非常大。

钮文新 2017-7-21 14:18 收藏 评论(0)

把“要把发展直接融资放在重要位置,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护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这样的表述解释为“多发股票”,“只注重股市融资”,这显然是歪曲。

钮文新 2017-7-20 10:51 收藏 评论(0)

货币政策是非常讲究的“艺术过程”,核心和关键就在于“对程度的拿捏和表达”,这个“度”最需要以各种方式去和市场产生充分的沟通,让市场充分理解“度”的问题。这样,政策的实施才可以不引发市场的剧烈波动。

钮文新 2017-7-12 11:38 收藏 评论(0)

央行发行的货币叫基础货币,今年3月底的数据是30万亿元,而M2主要反映的是金融机构的货币派生能力。不错,当下中国M2确实水平过高,但那是货币乘数的作用,是中国金融高杠杆的体现。所以,现在降杠杆不是压低基础货币供给的问题,而是降低货币乘数的问题。

钮文新 2017-7-3 10:37 收藏 评论(0)

单就眼前而言,“收短放长”应当是中国金融去杠杆、压缩货币套利、培育中国资本、金融“弃虚入实”的关键环境。现在,既然“收短放长”已经看到了很好的成效,那就希望央行能够坚持。这不只是股市的希望,同时也是中国经济的希望。

钮文新 2017-6-29 11:00 收藏 评论(1)

当所有金融机构都拿不到足够钱去运营的时候,它们必然要冲击监管红线,最基本的行为就是加杠杆,通过放大风险去博取高收益,如果这时候监管机构主张金融自由化,那金融风险必然上升。

钮文新 2017-6-22 10:03 收藏 评论(1)

证券商每天面对客户非常“粗暴”的问题,我如何才能赢钱,所以券商的研究基本属于“客户应当怎么办”?而对于“政策应当怎么办?”这样的问题考虑很少。也就是说,券商的政策研究只是针对客户的需求,但没有参与到或极少参与到整个国家宏观经济政策制定的过程,变成了政策的被动应对者,而不是主动的政策主张者。

钮文新 2017-6-21 09:56 收藏 评论(1)

利率不断攀高,股市必然承压,这是基本的市场规律。但是,偏偏有人罔顾这一基本经济规律,把股市下跌的“罪责”推给证监会,推给IPO。不错,IPO节奏是该控制,但绝不能以次要矛盾掩盖主要矛盾。

钮文新 2017-6-14 11:42 收藏 评论(1)

用高收益、低风险的宣传吸出银行储蓄存款并诱发银行流动性紧张,银行流动性紧张拉高货币市场利率,货币基金以货币市场利率为基础和银行谈判,并把老百姓的银行储蓄变成高息的同业存款再存入银行。这不明明就是制度套利、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吗?但这样的套利行为却被冠以“普惠金融”的名义。

钮文新 2017-6-13 11:26 收藏 评论(0)

证监会听听骂声没什么不好,这毕竟是一种的“走向完善的敦促”,而与之相对的是,其他不直接针对老百姓的金融监管机构,以及货币政策的执行者挨骂过少,但往往它们才是股票市场走势的“真正决定者”。

钮文新 2017-6-6 15:26 收藏 评论(0)

无论是新股发行,还是老股增发,都属于“加大股权融资力度”的组成部分。在此前提下,且不表刘士余有几个胆子敢让“被中央列为重中之重的经济工作泡汤”,就是从中国经济生死存亡的角度看,刘士余停发新股等于掐断中国企业最为重要的股权融资通道,等于浇灭中国经济恢复健康的希望。

钮文新 2017-5-24 12:09 收藏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