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个人主页

钮文新

钮文新

+关注 / 私信

中央电视台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评论员;1985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数学系,1990年进入《中华工商时报》,1996年至2001年担任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编导,2001年担任《财经》金融首席编辑;主要代表作《股票市场的前世今生》;财经大V频道创始成员。

我们可以负责任的说:中国经济确实“总体平稳、供给侧结构改革正在深入推进,而且转型升级步伐加快,经济发展的稳定性、协调性和可持续性也正在增强”。

钮文新 2017-8-21 10:44 收藏 评论(0)

正所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当中国股市监管被刘士余们接管之后,我们还以“炒或赌”的心态面对股市,那恐怕会让你更赚不到钱。怎么办?慢下来,平和下来,理性和耐心起来,让投资回归投资的本源。

钮文新 2017-8-17 15:24 收藏 评论(0)

金融危机的关键、核心一定是“分配财富的货币金融过度膨胀,创造财富的资本金融过度萎缩,这必然导致资本金融所创造的财富越来越少,而分配财富的货币金融必须依赖越来越高的杠杆去攫取利润,最终,当高杠杆之下也得不到足够的利润,货币金融开始逃逸,危机发生。

钮文新 2017-8-11 15:22 收藏 评论(0)

如果这只是简单延续恶习——上市公司不老实,利用“发布预期”拉高股价,庄家出货,然后套住散户——那恐怕是在“作死”了,因为刘士余可能会让它倾家荡产。

钮文新 2017-8-10 14:32 收藏 评论(0)

特朗普在国内的权力被限制,那他只能通过各种方式扩大对外影响,因此他一定会启动各种可能的措施,逼迫他国企业进入美国本土投资。什么方式?贸易壁垒。

钮文新 2017-8-3 14:23 收藏 评论(0)

现在上市公司还敢造假那真是“作死”,因为刘士余可能会让它倾家荡产,现在不是许多股价操作者已经倾家荡产了吗?我看,上市公司也快了,也快有被罚得倾家荡产的了。

钮文新 2017-7-31 17:38 收藏 评论(0)

“遵义会议”之前,党还处在幼年时期,并不善于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很好地结合起来,对中国革命的规律缺乏深刻的认识,因而中国革命的实践存在一个重大问题:照搬外国的经验。过去30年,中国金融改革存在同样的问题,但照抄照搬的结果必定导致金融“脱实向虚”,而中国经济偏离实体经济这个根本。

钮文新 2017-7-24 16:40 收藏 评论(0)

“灰犀牛”一词告诉我们的是“防微杜渐”,而文章内涵是要告诉我们“防范金融风险必须防微杜渐”。实际上,中国金融风险的不断积累,恰如“灰犀牛过程”——看着它老老实实、行为舒缓、憨态可掬、无关痛痒,但只要一到“临界点”,它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和力量扑向目标,破坏力非常大。

钮文新 2017-7-21 14:18 收藏 评论(0)

把“要把发展直接融资放在重要位置,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护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这样的表述解释为“多发股票”,“只注重股市融资”,这显然是歪曲。

钮文新 2017-7-20 10:51 收藏 评论(0)

货币政策是非常讲究的“艺术过程”,核心和关键就在于“对程度的拿捏和表达”,这个“度”最需要以各种方式去和市场产生充分的沟通,让市场充分理解“度”的问题。这样,政策的实施才可以不引发市场的剧烈波动。

钮文新 2017-7-12 11:38 收藏 评论(0)

央行发行的货币叫基础货币,今年3月底的数据是30万亿元,而M2主要反映的是金融机构的货币派生能力。不错,当下中国M2确实水平过高,但那是货币乘数的作用,是中国金融高杠杆的体现。所以,现在降杠杆不是压低基础货币供给的问题,而是降低货币乘数的问题。

钮文新 2017-7-3 10:37 收藏 评论(0)

单就眼前而言,“收短放长”应当是中国金融去杠杆、压缩货币套利、培育中国资本、金融“弃虚入实”的关键环境。现在,既然“收短放长”已经看到了很好的成效,那就希望央行能够坚持。这不只是股市的希望,同时也是中国经济的希望。

钮文新 2017-6-29 11:00 收藏 评论(1)